爱上小姨

作者:长乐居士

    不一会,厨房里传来了孟婷和别人对话的声音。

    “小婷,今天不是星期天吗,怎么也起这么早啊?”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我哥哥今天回来了呢,我给他弄早饭。”孟婷的话语中,带着幸福的色彩。

    “小杨回来了呀,他的病怎么样了。”中年妇女有些关切的问道。

    孟婷应道:“呵呵,他完全好了呢,比以前更健康了。”

    中年妇女有些将信将疑:“不会吧,他得的可是血癌,怎么可能……。”话到一半,又咽了下去,显然是不想伤害孟婷。

    孟婷饶有兴致的说道:“他确实是完全好了,我想也许是医院的误诊吧……。”

    杨默听到这里,心下暗笑,看来小婷还是个挺机灵的女孩,我先前告诉她,那治疗我的医院不让把这事告知外人,她却也记在心上。

    门外传来中年妇女的声音:“小杨,听说你病好了?”

    杨默忙从床上起来,站到门口,笑道:“王姨,谢谢你的关心,我的病确实已经好了。”边说边打量她,这是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妇女,一米六左右,眼角有微微的皱纹。

    王姨将他上下打量一番,惊喜道:“果然全好了呢,居然这么精神了……。”

    十多分钟后,孟婷在厨房叫道:“哥,面下好了,快来端。”

    杨默从厨房端来面条,夹起一束放到嘴里,觉得好是鲜美,不由得赞道:“小婷,还是你弄的东西好吃,医院里的那些东西一点也不好吃。”

    孟婷甜柔一笑:“哥就知道夸我,我会骄傲的。”

    杨默筷子动了动,从碗底翻过出两块煎蛋来,目光斜视了孟婷碗里的面条,见那里面丝毫没有煎蛋的痕迹,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说道:“小婷,这煎蛋还是你吃吧。”边说边把煎蛋夹向她的碗里。

    孟婷赶忙阻止,说道:“哥,你重伤初愈,应该补一补身体的。”

    杨默一笑:“我现在健康得很,还补什么呢,而且医生说了,我这段时间应该吃得清淡一些。”

    孟婷微微一愣,“这样呀,那就我吃吧……”

    吃完面条后,杨默是在不忍心孟婷再劳累了,于是抢着收起碗筷,说道:“我去洗碗,小婷,你这些天实在太劳累了,还是去补充一下睡眠吧。”

    孟婷忙道:“我一点都不累呢,还是我去洗吧。”边说边要抢杨默手中的碗筷。

    “怎么不听哥的话了,你要是不把睡眠补足,那不但会影响你学习时的精神,还会让你脸上长痘痘的。”

    孟婷想到额头上的几颗痘痘,心中不由得害怕起来,“那我还是去睡一会吧,不然脸上真的长满了痘痘,那会很丑的。”说到这里,还努了努嘴,那样子实在可爱。

    杨默心中一笑,看来女孩都是爱美的!

    吃过早饭后,杨默并没有立即去自己的工作岗位报道,而是先拿起电话,找出一个叫周伯的电话号码,然后拨了过去:“喂,是周伯吗?”

    电话那边微微愣了一下,“是小杨吗?”话语中有些惊奇。

    “是我呢,周伯,小区花园最近招人了吗,我想回来继续工作,不知道可不可以。”

    “啊,你不是病重在床吗,现在好了?”周伯是在难以置信,一个得了晚期血癌的人,还能够活到现在,而且要继续回来工作。

    杨默忙道:“我现在好了呢,是医院误诊,根本就不是什么绝症。”

    “这样呀,现在的医院呀,真是太不负责了,那一次,我老伴去医院检查,她本来只是得了一点感冒,结果……。”

    杨默耐心的听周伯唠叨了一阵,试探着提醒道:“周伯,那我还能回来继续工作吗?”

    周伯微微一怔,“你病了之后,我们倒是找了一个临时工,不过他差你太多了,既然你的病现在好了,那我今天就把他辞了吧,你明天回来继续工作。”

    “那多谢周伯了,我明天就来上班。”

    “谢什么谢呢,周伯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孩子,用不着客气。”周伯的这话确实不假,杨默在蓝家花园小区做杂工已经三四年了,而作为蓝家管家的周伯,自然对杨默很是了解。

    挂了电话后,杨默又躺在床上,随手翻开床边的一个鞋盒子,里面装的并非是鞋子,而是一些如照片、信件、小饰品之类的杂物。

    他虽然觉得翻看别人的东西是不道德的,但是自己依然已经是他生命的延续,就应该更为了解他。拿起一叠照片,依依的看了起来。

    第一张是一对年轻夫妇抱着一个小孩的黑白照,很显然,照片上的那夫妇是杨默的母亲,而小孩则是杨默本人。

    看着这样的照片,他心下很有感触,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孟婷说道:“哥,我们去公园逛一逛吧,也好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杨默在牢房里待了三个多月,而后又在医院里待了一个多月,也很想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于是点头道:“好吧,去公园玩一玩。”

    在小区旁边不远处,就是云岭公园,这公园虽然只有七八十亩大小,但是里面林树成阴、亭水相映,环境到是非常优美。

    两人肩并着肩,在花园里散步了一会,然后来到了公园西南面的一条小河边。

    这小溪的河面差不多有二十多平方米,由于这里已经处于东海的郊区,所以周围都显得很是自然,河边也不再有水泥筑造的提坝,只有那自然生长的草木和石坝。两边的河床很宽,淤积而成的沙滩上,只只水鸟动转歌喉,岸上翠竹成荫,潺潺清溪依径而下,整个环境幽静清凉,使人恰适轻松,爽心悦目。

    一阵河风吹来,带来几许凉爽和泥香。孟婷迎着风,让河风轻轻的整理着那乌黑的秀发,那样子,就像一只迎风招展的彩蝶。

    她见河边有不少人在玩耍,也来了兴致,“哥,河边挺好玩的,我们也过去玩玩吧。”说着,就牵起杨默的手,带着轻盈的步子,往河边去了。

    两人找了一块靠水边的大石头,坐到大石上后,孟婷却没有闲着,而是将脚上凉鞋脱掉,把小脚放到清凉的河水中,玩乐起来。

    杨默本来也想凉快凉快,但他穿着皮鞋,不便脱下,就自个儿躺在大石中间,欣赏起天空美景。

    碧空有如水洗,美轮美奂;白云好似丝絮,悠然舞飞,让他如在梦中。淡红的夕阳倒映在平静的河面上,在水中留下了一条殷红彩带,一只水鸟俯冲入水,那段彩带顿时荡开,化作了无数道粼粼波光。

    孟婷突然说道:“哥,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在河边玩耍的情景吗?”

    杨默微微一愣:“我怎么可能忘记?”

    “就是,你小时候最喜欢带我去河边抓螃蟹了,抓到螃蟹后,你会把那螃蟹鲜嫩的小腿撕下来,第一个放到我的嘴里,那味道好鲜美呢。”孟婷沉侵在回忆的美丽画景中。

    杨默知道小螃蟹的嫩腿是可以直接食用的,所以对孟婷的话并不奇怪,心中只道,他们两兄妹一定有很多童年的美好记忆吧,就像我和我的小姨……。

    又听孟婷道:“还有一次,你不小心被一只大螃蟹夹了手,好大一条口子呢,流了很多血,把我都吓哭了……。”

    杨默笑着问道:“是我被夹了,你哭什么?”

    孟婷嘻嘻一笑:“你伤了,我虽然身体不疼,但是心却很疼呀,所以就哭了。”

    杨默想要说点什么,但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

    孟婷望了望那边一片鹅卵石,笑道:“哥,说不定那边鹅卵石下还真有螃蟹,我去翻看。”

    杨默笑道:“这里怎么可能有螃蟹呢,就算有也被人们抓光了。”

    孟婷反驳道:“不会啊,上次我都看到过螃蟹的尸体的呢,这里肯定有,我去抓一只。”说着,就站起身来,连凉鞋也顾不得穿,便沿着边上的卵石地带,仔细的查找起了螃蟹的踪迹。

    杨默侧过头来,“小婷,别胡来了,小心被螃蟹伤到。”

    “我知道怎么抓,不就是抓它的背壳吗。”孟婷回应了一声,继续往那边走去。

    杨默嘴角轻轻的笑了一下,还真是个可爱的小女孩,不过这也难怪,从小经受苦难的她,又有多少时光能像此刻这么高兴呢?

    但愿我的出现,能够让她的生活更幸福一些吧,能够让她尽量的忘记那不快的童年吧。

    想到这里,他不禁觉得自己肩上的任务又重了一些,这可是一个可爱女孩的幸福重任啊。

    “哈哈,我抓到一只。”那边传来孟婷欢快的声音。

    杨默把目光都投了过去,果见孟婷左手抓着一只火柴盒大的螃蟹,她用拇指和中指捏着螃蟹的甲壳,螃蟹却是怎么也伤她不着。

    “好久没有吃过螃蟹腿了,尝一尝呢。”孟婷边说边扳断螃蟹的一只腿,然后放到嘴里吃了起来。“味道还不错呢,哥,你也尝一尝吧?”

    杨默嘴角柔和一笑,“好呀,拿过来我尝尝。”

    啊,一声惊叫!

    杨默见孟婷面色痛苦,忙关问道,“小婷,你怎么了?”

    “我大脚趾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哎哟哟,好疼……。”孟婷俯下头去,查看自己到底是被什么东西刺着了,“哎呀,是只死螃蟹,真是倒霉。”原来,她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的螃蟹上面,根本就没有看地下的情况,结果光脚丫正好踩到了一只死螃蟹上面,而这只死螃蟹又正好倒翻着,一只蟹腿的尖部却是恰好刺进了她的右脚大指头。

    杨默心中怜惜,忙从石滩上爬起来,几个跨步来到孟婷面前,“小婷,你没事吧,快到石头上给我看看。”说着,就扶住她身子往这边走来。

    “哎哟,好疼。”孟婷每跨一步,都呻吟不停。坐到石头上后,杨默忙俯下身去,拿起她的右脚,为其查看伤口。

    小姨以前脚酸腿痛的时候,他也曾给她捏柔过腿脚,但是小姨毕竟是自己最亲的人之一,那样的感觉已经习惯了,而面前的孟婷,最然她对自己的感觉已经习惯了,但是自己的内心和她还是有一丝隔阂,此时,手中握着她那柔嫩的小脚,他心绪竟然几许波澜,不禁欣赏起了她的小脚来。

    这是一只美丽的玉足,纤巧的足掌盈盈可握,足趾如青葱一般细嫩,精巧玲珑的脚踝洁白而圆润,沿着小腿曲线优美的向大腿延伸开去。

    “是不是这里?”他微微按了一下她的大脚趾。

    “哎哟,疼。”孟婷小脚抽动了一下。

    见她大脚趾伤口只不过有一个红点,杨默不禁有些疑惑,“怪了,这么小的伤口,怎么会如此疼痛?”说着,又轻轻的压了一下那小红点。

    孟婷小脚微微颤抖了一下,又发出哎哟的呻吟声。

    “看来是有断刺留在里面了,我给你弄出来。”很快,杨默就在那小红点里面找到了断刺的踪迹,不过当他想把它弄出来时,却是难寻其法。他抬头望了望她,“取不出来,只有回家再弄了。”

    “不会吧,这里离家至少有五百米远呢,我这样走回去,那肯定会被痛死。”孟婷两眼幽幽,说不出来的凄楚可怜。

    “我想办法给你取出来。”杨默沉思半晌,说道,“你坐到水边去。”说着,自己也把身子往河边移去。

    “把脚上的泥沙洗干净,我再给你看看。”

    孟婷把右脚放到清水中,来回荡漾了几下,这才拿了起来。杨默托着她的脚,又仔细查看了一下,然后凑过嘴去,轻轻的吮吸起她的大脚趾。

    他认为,只要给伤口微微向外的吮吸力,那就会把断刺吸出来,而只要弄出断刺来,她的脚也不可能再疼了。

    当然,他也想过这样的方法有些不妥,但是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她相依为命的哥哥啊,这样的行为也再正常不过了。

    他相信,要是真正的杨默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也会毫不犹豫做出相同的选择。

    孟婷没想到哥哥会把自己的大脚趾含到口中,身子微微一颤,心儿却是自然加快,脸上也不知不觉的泛起了红云。

    虽然她觉得这样让哥哥受了委屈,心中自然也有些不忍,但她知道他是为了给自己取拿断刺,所以也不便阻止。

    杨默松开孟婷脚趾,吐出一口淡红色的口水,然后又查看起那小红点来,见断刺依然没有出来,他又凑过嘴去,吮吸起她大脚趾来,这次却是比上一次更加用力。

    “咯咯,好痒,好痒!”孟婷收起痛苦的表情,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她一直把杨默当成亲哥哥看待,很少会在他身上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但此时,脚趾在他那温润湿滑的口腔中,心下竟然春水乍皱,涟漪阵起,却是希望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杨默松开口,再一次检查起她的脚趾来,这一次,他总算是在红点处看到了那断刺的头部。他右手食指指甲和拇指指甲巧妙的捏住那断刺头,往外轻轻一带,断刺自然就滑了出来。

    断刺差不多有半厘米长,正是螃蟹脚部最尖的那一截。

    “还疼吗?”杨默用手指轻轻压了压那小红点。

    “一点也不疼了。”孟婷面色红晕,樱口轻颤,“哥,你真好。”

    那是发自内心的感叹,在她心中,哥哥确实是自己的唯一,而自己,也自然是哥哥的唯一!

    杨默心坎微微一颤,心下不禁涌来一阵幸福的感觉,要是我真有这么个亲妹妹,那该多好啊!

    不过,即使我不是她的亲妹妹,以后和她的关系也不会比亲妹妹差的,这也许是老天爷特意为我和她安排的这段兄妹缘分吧。

    秒记《爱上小姨》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otapc.com/aishangxia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