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姨

作者:长乐居士

    虽然蓝萱是一个乐观积极的女孩,但是接连发生的事情,却是让她颇为忧虑,那整日欢喜轻松的表情也多了几许惶惶不安。

    不过,她并没有把遭劫持后的情况如实反映给父母,她所讲述的是:劫匪只是把自己作为了人质抓走,他们脱险后是准备放过自己的,而就在他们放了自己的那一刻,却是突然冒出两个黑影来,然后杀掉了所有劫匪。

    她知道,如果如实交代自己死里逃生的经过,那不但会让父母更为担心,而且自己以后的行动也会被父母进一步限制。

    不过即使如此,这件事情依然让蓝翼德和唐诗蕴很是担忧,他们一边找人打探这抢劫犯的底细,一边再次加强蓝家的防御,同时还提醒蓝萱,要她提高自己的安全意识。

    他们规定,平时绝对不能让蓝萱出去玩耍,而这几天的敏感时期,甚至连学校都不用去了。

    蓝萱本来不愿天天呆在小区里,但是现在昨晚的事情让她实在害怕,自己也只能忍受一下了,毕竟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点,她在抢劫犯要杀她的那一瞬间有着最深刻的感受,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死亡这种遥远的东西,而在那一刻,她才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和可贵。

    当天晚上,她还做梦梦到了这件事情,梦见了那恶毒的抢劫犯用刀子刺向自己的情景;梦见了那个英雄而矫健的他冒死解救自己的情景;梦见了那沉重而又拥有无限安全感的身子压在自己身体上的情景。

    她总是想,要是抢劫犯的那一刀早一点刺过来,或者是那无名男子晚一刻到来,接下来的事情将会多么糟糕,自己此刻的灵魂又将在何方?

    此时想来,依然是心有余辜,全身冷汗!

    她还常常想到他,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他叫什么名字,他又为什么要救自己?

    她身子倚靠在窗体上,双目迷离涣散,似是穿越千山万水,落在了不知名的远处。口中微微叹了一口气:“哎,这个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这样的人呢,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别人,不但不求回报,居然连容貌和名字都不让别人知道!”

    下午,在征求周伯同意后,杨默便陆续把那些东西搬动到了新的住处。由于先前的住所本来就没有多少东西,而新住处所又有基本的家具物品,所以他要搬动的东西并不多,两三个来回就把本人的东西搬完了。

    这些搬动的东西当中,还包括杨默本人留下来的那木匣子,他认为,那里面封存的是杨默的记忆和灵魂,杨默本有的生命已经结束了,而自己既然延续了他的生命,那就有义务把他的记忆和灵魂保留下来。

    他把这木盒放到了自己衣柜的最低下,因为这里面的东西都是杨默最大的秘密,他在保留下它们的同时,却不能让它们被别人知道了。

    在搬完自己的东西以后,他还想把孟婷的东西一起搬过去,但想到这些东西需要整理,说不定还有孟婷的私人秘密,自己却不好去乱动。

    杀害抢劫犯的事情,第二天的报纸便没有了报道,警察局也不再来蓝月小区调查了,显然他们是收到了国安局的通知,让他们不要再调查此事!

    由于蓝萱一直都呆在家里,随后的两天里,杨默除了熟悉汽车性能,其他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干了。

    他担忧周慕雪的伤势,于是在星期四的下午,来到了云岭医院。

    将水果放到柜台上,坐到旁边的椅子,微微笑道:“你好些了吗?”

    今天的周慕雪,精神状态比刚受伤时好多了,不但脸色有了血色,而且双眼也恢复了先前的奕奕神采,只是她的秀发却有些凌乱,身上的香水味也消失殆尽了,显然这两天都没有化妆打扮。

    不过这样的她,却显得更加自然,让杨默觉得多了一份亲切,就像邻家的大姐姐。

    “好多啦,我都能行动自如了。”周慕雪莞尔一笑,以开玩笑的语气道:“有你的关心,再严重的伤病也好得很快的。”

    杨默微微一怔,也开玩笑的说道:“怎么啥事都记上我的功劳呢,这样我会脸红的。”

    周慕雪笑道:“我没有见过你脸红的样子,就是想让你脸红啊。”说到这里,心下倒是对杨默多了一份好奇,这少年样子看起来挺腼腆的,但又给人一种见过世面的感觉,却不知道他到底是个怎样性情的人,以前有过什么精彩的人生。

    “小杨,说真的,我还真佩服你呢,这么年轻却有如此身手和能力。”

    杨默讪讪一笑:“我除了会打两下,其他有什么能力呢?”

    “你的出身也和我一样吧。”周慕雪问。

    杨默自然知道周慕雪是在问自己是不是军人出身,心中寻思,我确是军人出生,只是我现在的身份是杨默,而杨默本身只不过是一个打工少年,我到底该怎么回答她呢?

    心下一动,笑笑道:“既然你说是那就是吧,反正我现在是个小司机。”

    “小司机也不错啊,薪水比我们记者还高呢。”

    “呵呵,那下次一起吃饭,我请客就是了。”

    周慕雪觉得这少年说话倒是有些幽默,心下对他又多了一份好感,笑笑道:“对了,你不是说要叫我姐姐吗,怎么就从来没有听你叫过呢,你不会是想抵赖吧?”

    杨默先前说叫周慕雪姐姐,只不过是随口的一句玩笑话,却没想到她竟然还牢记在心,现在听她说起,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忙道:“我怎么会抵赖呢,只是我怕把你叫老了。”

    “你又不是叫我姨姨姑姑的,怎么会把我叫老了啊。”周慕雪装着很认真的样子说道。

    杨默听到这里,心下又想起了小姨,呵呵,其实小姨还是挺年轻的啊,就是不知道我天天呼她小姨,会不会把她叫老。

    不管她老不老,反正她永远都是我最亲最爱的人!

    又听周慕雪说道:“不管怎么说,我是认定你这个弟弟了,你要是不叫我姐姐,我可会生气的。”

    杨默心中一笑,以前我在读初中高中的时候,也有几个女孩子要认我当弟弟,她们当中甚至还有年龄比我小的,却依然要当我姐姐。

    我只知道男孩子喜欢认干妹妹,难道女孩子也很喜欢认干弟弟?呵呵,不过我正好没有姐姐,若是真有周慕雪这么一个姐姐,那也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便笑道:“那好,从现在开始,我就认你当姐姐了,慕雪姐,我有很多事情都不懂的,你以后可得要好好关照你这个小弟啊。”

    此时的杨默已经和周慕雪很熟了,而且两人还同生共死过,心中的距离已经很近了,所以说起话来,自然少了几分严肃,多了一些随和。

    周慕雪嫣然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来,“恩,你放心,姐姐会关照你的……。”

    杨默离开医院的时候才七点钟左右,心中不禁想起了小姨,也就决定去她的住所周围看看她。

    由于他现在和小姨并不是很熟,实在找不到借口约她出来,更没有理由直接去她的住处,于是他想到了去小姨对面的水吧坐一坐。

    在这里,他至少能够透过小姨的窗口,看一看她那熟悉的身影,哪怕那只是映在窗帘上的一个影子!

    小姨是《都市情感》杂志社的编辑,而她的住处便在杂志社旁边的一栋居民区里。居民区前面是一条十多米宽的单行道,街道斜对着小姨住处的地方,有一个优雅的小水吧。

    这是一间面积不过三四时平方米的小水吧,名叫“爱在黎明”,是一间平民水吧,最低消费只需二十七元,而且里面的唱歌都是免费的。

    走进水吧的门口,依然是那简单而独特的格调,精致灵巧的吊灯,昏暗淡雅的灯光,清新自然的味道,虽然显得有些平凡,但却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今天是星期四,水吧里并是人并不是很多,大约十多个人的样子。里面的人都是成双成对,有的在聊天,有的在喝酒,有的在玩扑克,还有的则是在甜言蜜语的说着悄悄话……。

    水吧的西面是玻璃制成的透明墙壁,在这里正好可以看到对面小姨的窗户,于是杨默在这边上坐了下来。

    目光落到了对面三楼小姨的窗户,窗户并没有灯光,小姨显然并不在家,心中不禁思讨,都七点半了,小姨应该下班了啊,却不知道她此事去什么地方了。

    从怀中取出口香糖,放了一块在口中,然后轻轻的趴在桌子上,望着茶壶里那飘上飘下的茶叶,久久发呆。

    心中不由得想起了以前在这里和小姨一起聊天喝茶的情景,虽然只有两次,但却记忆犹新。

    正在寻思之际,却听吧台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给我来瓶龙徽红酒吧。”声音怅然之间,却蕴含着成*性特有的磁性。

    杨默心坎一颤,是小姨,小姨居然也来水吧了,没想到有这么巧的事情。

    目光第一时间投了过去,小姨身子轻轻的倚靠在吧台处,今天的她,穿着一套黑色连衣裙,连衣裙的后面放得很低,正好露出了她那嫩肌如雪的玉背来,在她那披散秀发的映衬下,显得如此的性感美丽。这衣服的料子中,还嵌着一些银光细片,在水吧彩灯的照射下,光辉耀闪。

    只是,小姨的身子依然显得有些疲惫,那似乎是承担了太多太多的压力。

    只听吧台服务员道:“思怡姐,又要喝酒啊,对身体不好的。”显然,服务员和她已是老熟人了,毕竟小姨就住在对面。

    小姨淡淡道:“没什么的,无聊罢了。”

    杨默听到这里,心中仿佛刀割剑戳般的疼痛,连服务员都担心小姨身体了,看来小姨前些天是经常一个人到这里来喝闷酒啊,而小姨以前根本就不会喝酒的。

    哎,小姨还没有从我的事情恢复过来啊,或许,若我不告诉她其中真相,她一辈子都会在这种苦闷怅然的生活中度过的。

    恩,正好今晚我们在这里相遇了,我得找个机会安慰安慰她,也免得她整天忧伤迷惘。

    小姨想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所以自然选择了里面的那排位置,在一张椭圆桌子上坐下来后,望着那如梦如幻的烛光灯发呆。

    “思怡姐,你的红酒。”服务员把一瓶红酒和一个光亮的杯子放到了小姨的桌前。

    小姨拿起红酒,小心翼翼的给自己倒了半杯,然后轻轻的喝了一口,继续望着烛光发呆。

    杨默轻轻叹了口气,拿起自己的茶壶,慢步往小姨的桌子走去,在小姨桌子的旁边,才招呼道:“小姨,没想到你也在这里。”边说边将茶壶放在了桌子上。

    小姨这才发现杨默,微微抬起那双清心寡欲的美眸来,见来者是自己姐姐才认的干儿子,忙笑了笑,“杨默,是你啊,怎么到这里来了?”心中寻思,他不是个打工少年吗,怎么会到水吧来玩呢,而且还恰巧在这个酒吧?

    杨默不客气的坐到了她的对面,笑笑道:“我早就在这里啦,刚才见你进来,于是就过来了。”

    小姨轻声道:“是吗,我刚才倒是没有看到你。”

    杨默心中叹道,你心中唯有你的枫儿啊,没有看到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你可知道,面前的我就是你心爱的枫儿啊。

    他笑了笑,明知故问道:“小姨,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呢,心情不好吗?”

    小姨淡淡一笑:“也不是心情不好了,就是无聊。”望了杨默一眼,问道:“你需要喝点嘛?”

    看着小姨那涣散迷离的双目,听着她那幽怨悲戚的声音,杨默只觉得胸腔窒堵,抑郁不畅,心中仿佛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起涌了上来。

    我还没有陪小姨喝过酒呢,今天就好好的陪陪她吧,一来帮她散解一下郁闷心情,二来还可以增加她对我的印象和了解,毕竟她对现在的我是一无所知。

    想到这里,便点头道:“那就喝一点吧,不过我的酒量有限。”其实他的酒量是很好的,只是他不想小姨喝得太多,于是就先说明自己的酒量有限了。

    小姨笑了笑,然后对服务员叫道:“小李,再拿个酒杯来吧。”

    服务员在将酒杯放到杨默身前的时候,目光微微打量了一下杨默,心中暗想,这少年是谁呢,怎么思怡姐会和他一起喝酒,思怡姐以前可是从来不和男人一起喝酒的啊。

    小姨拿起酒瓶,给杨默倒了半杯,然后举起杯子,淡淡说道:“干一杯吧。”

    秒记《爱上小姨》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otapc.com/aishangxia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