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鸡叫了两遍,窗户外有亮光漏进来,隐隐可以看见窗格子里贴着的大红喜字。

    阿秀翻了一下子,直愣愣地望着窗外。边躺着的那个陌生人,现在是她老公了。阿秀怎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个人跟自己梦想中的人划等号。这个陌生的人比她整整大了二十岁,脸满是皱纹,还瞎了一只眼,看起来令人害怕。她悄悄往外边挪了挪子,不想跟这个人有肢体接触。

    其实遍的时候,阿秀已经醒了,她想逃走。在拜天地的时候,她就有了这个念。幸好进入房以后,边的丑人已经醉得不行,没有对她动手动脚,她才慢慢挨到天亮。

    桃花坪的桃花已经开了,满山满村的芬芳粘在清晨的雾里,整个村子都像泡在蜜罐里一样,又香又甜。

    阿秀嗅着窗格子里散进来的桃花香,悄悄地穿好衣服。阿秀是个漂亮的女人,哪怕在穷苦的年代,没有时尚的衣服和美丽的饰品,她依旧出落得亭亭玉立,灵灵,就像一朵绽的粉荷。和每个少女一样,阿秀对自己的婚姻也充满美好的怀想。她甚至梦见自己嫁给了乡中学刚分来的那个老师,高高瘦瘦的,带着一副眼镜,衣服没有一丝皱褶,看起来那么清爽,那么文。

    可是命运跟她开了个玩笑。就在做完美梦的第二天,她被嫁到了桃花坪。阿秀是哭着嫁到桃花坪的,在这个地方,嫁到桃花坪的女人都被人看不起。同一天,桃花坪也有一个女人哭着嫁给了阿秀的哥哥,她是阿秀老公的。

    那个年代,这种换亲的风俗在偏远地区很盛行。

    天已经亮得可以看清路了。阿秀的心跳得厉害,她推了推边的丑人,丑人嗯了一声,又继续呼呼大睡。

    阿秀下了,轻轻推开板门。板门发出咯吱一声响,把阿秀吓了一跳。

    阿秀的老公没有被惊醒,却吵着了她的婆婆。

    “阿秀,新婚第一天,不用起这么早的。多睡睡,多睡睡。”婆婆披了件破棉袄出来,惕地看着阿秀。

    “娘,我想茅坑。可能受凉了,肚子有点不舒服。”阿秀捂着肚子说。

    “哦,这样啊,要不要紧呀,我陪你去。”婆婆牵着阿秀的手朝边的茅坑走去。

    阿秀家的茅坑离房子不远,非常简陋,一只很大的泥缸半埋在地下,面搭了个斜面的茅草披,两边用几根竹竿一拦,根本起不到多少隐蔽的效果。阿秀刚脱了子,又马提起来,她觉得有一双眼睛在隐蔽盯着自己。

    “怎么啦?阿秀。”婆婆问。

    “有一只老鼠呢。”阿秀说,她仔细看了看四周,没有一点动静。这么早的天,谁会来这里呢?阿秀觉得自己多虑了,又把子脱下来坐到泥缸沿。茅坑里积满了粪便,有臭味,但山里的清新的空很快掩盖了这臭味,阿秀才觉得好受一些。

    婆婆一直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阿秀。阿秀知道自己逃跑的计划根本实现不了。她把憋了一的尿狠狠地撒出来,发出刺耳的嘘嘘声,阿秀一点都不觉得难为,而感到一种解脱。

    撒完尿,阿秀并不急于起来,回去跟那个丑人睡在一起,还不如坐在茅坑舒坦。

    “阿秀好些了吗?”婆婆问。

    “好些了。我……我忘了带手纸。”阿秀说。

    “手纸。”婆婆低低应了一句,觉得阿秀太奢华了,山里人谁用手纸呀?都是用一些香烟纸或者旧报纸对付一下就好了。但碍于新婚的第二天,婆婆没有说什么,进屋拿纸去了。也没有真的手纸,正好屋里有许多包糖果剩下的毛边纸可以拿来用。

    阿秀看到婆婆进屋拿纸去,平静下来的心又跳了起来,她赶紧提子,准备绕过后的竹林跑下山去。阿秀刚系好子,听到茅坑的茅草窸窸窣窣响了几下,回一看,正碰茅草缝隙里一双贼溜溜的眼睛。

    “啊,抓流氓,抓流氓!”阿秀吓得尖。

    “新媳,你的蛋还真圆,肯定很会生养。只可惜天还没大亮,看不清楚,看不清楚。”茅草披后面的人并不恐慌,正慢慢地走了出来。

    阿秀随手操起块石砸了过去,正好砸在那个人脚背。人痛得龇牙咧。阿秀又拿了一根粗树杈朝人敲去。

    “阿秀,快住手!他是书记,书记啊!”婆婆正好拿了毛边纸出来,见阿秀拿树杈打书记连忙挡在前面。

    “他耍流氓,怎么打不得?”阿秀的怒还未消退。

    “他是书记啊,书记耍流氓也是应该的,应该的。”婆婆被吓坏了,一边劝阿秀,一边对书记赔不是。

    “赵大婶,你家新媳横着呢,把我的脚都砸肿了。不就是看她嘛?换作别人,我还不愿意。”书记一边揉着脚,一边很轻浮地看着阿秀,好像阿秀是他手心里的一只蚂蚁,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