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阿秀看着赵独眼觉得他更丑了,跟他办事生孩子,她都想吐。她撒往竹林里跑去,跑出竹林,外面就有一条出桃花坪的山路。

    还没跑出竹林,阿秀就被赵独眼提了回来。赵独眼长得难看,力奇大,阿秀觉得自己在他手里就像一只小一样。

    婆婆拿了一把掸灰尘的竹枝狠狠打阿秀,一边打一边骂。阿秀只觉得钻心痛,但她没有哭,只是冷漠地瞪着婆婆。赵独眼到底心疼阿秀,夺了竹枝扔到院子里。

    “娘,她细皮嫩-的,不经打。”赵独眼哀求道。

    “好,好,娶了媳忘了娘。只一天你就耳朵根子发了,将来怎么了得,怕是要把你娘赶出家门吧。”婆婆骂了儿子,又骂阿秀,“你这个小狐狸精,是不是放心不下家里的相好,刚过门一天就熬不住了。你要是敢回去,我立刻桂珍回来。你以为自己吃亏了,吃亏得是我们。桂珍可比你漂亮多了,我儿子也比你哥高大,有力,干农活一把好手。你哥算什么东西,左看像个猴,右看还是像个猴。要不是桂珍嫁给他,保准打一辈子光。”

    婆婆骂到了阿秀的心窝里,要不是为了哥,她打死也不会嫁到桃花坪来。阿秀只有一个兄弟,长得矮小又难看,要是娶不媳,一家的香火就断了。父为了哥的婚事到求媒人,可山下没有一个姑娘看她哥,好不容易在桃花坪说一个姑娘,对方却提出要换亲。父大喜过望,阿秀却一百个不愿意。哥为了不逼迫阿秀,里找了根绳子吊,幸好被父亲发现救了下来。

    父虽然没有责骂阿秀,但他们的脸比棺材板还难看。阿秀知道自己要是不答应,会把父和哥都逼死。当天里阿秀对哥说,桃花坪那户人家挺好的,她愿意嫁过去。哥当时就乐疯了,颠颠地跑去向父汇报。阿秀的心却在流。

    婆婆见阿秀沉默不语,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起回屋里做饭去了。

    赵独眼扳扳阿秀的肩,让她回屋里去。时分,外面还有些冷。阿秀把肩一扭,对赵独眼大声吼道:“你别碰我。”

    “不碰,不碰。”赵独眼嘿嘿笑了笑,在阿秀面前蹲下来,仔细打量着新媳儿。新媳儿还真漂亮,瓜子脸儿,杏仁小,两条眉毛像是细长的竹叶,还有一好闻的香味。

    “你看什么?”阿秀瞪着赵独眼。

    “你好看,呵呵,真好看。昨天里我喝烂醉了,没看着,没看着。”赵独眼有些不好意思。

    阿秀别过脸去,不让赵独眼带着臭的息打在自己脸。

    “我……我会对你好的。”赵独眼用力挤出这几个字,跑回屋去帮婆婆一起做饭。

    不一会儿,几个帮厨过来。大家一起把昨天吃过的酒菜暖好,摆了三大桌子。一些高辈分的亲戚和叔公们都赶到了,赵独眼招呼大家吃酒。

    吃好酒,照例是新娘叩见长辈。

    婆婆已经准备好桂圆汤放在盖碗里。盖碗是祖传下来的,古古香。一个年轻的媳端着托盘把盖碗送到长辈面前,还有一个年轻的媳为阿秀介绍每个长辈的称呼,让她叩拜。

    阿秀一一跪拜过去,双手递桂圆汤。每个长辈都会给阿秀一个红包,里面有一些钱。这些钱新媳可以自己积攒起来作为私房钱。赵独眼家长辈好多,跪得阿秀脚都痛了。不过怀里塞满了红包,让她觉得很开心。

    轮到给村书记敬桂圆汤了。阿秀有些害怕。按理说,书记并不是阿秀家长辈,不用叩拜的。可村里人都把书记当神一样供起来,阿秀家也不例外。

    村书记有意刁难阿秀,拿了凳子坐在一个洼边,面朝着洼,只留出一点空间。阿秀要是想叩拜,必须从他双脚当中跪下去,她的会钻进村书记的-裆里。

    那时乡村的习俗是长辈坐哪里新媳就得到哪里叩拜,要不,会被视为不敬。

    一个年轻的媳托着盖碗,送到村书记边,笑着让村书记往里让让。村书记哼了一声,没有动。这个年轻的媳又请了一次,村书记说:“阿鲁家媳,你要是让我挠三下,还能拿得住托盘,我就往里移。”

    阿鲁家媳最怕,当然不敢尝试。再说村书记的挠,跟别人挠大不一样,他尽往女人家最要害的地方挠,不要说拿着托盘,就是什么都不拿,保准被他挠得起不来。记得有一次大婚,村书记三姨家娶媳,有个伴娘被他挠得脸跟炭火一样,还换了一条子。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