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又得熬一个晚了,这个晚能不能熬过去,阿秀心里没底。赵独眼不可怕,可怕的是婆婆。这个恶毒的老人几乎可以看穿阿秀的内心。今天晚她一定会让赵独眼占有自己的。

    赵独眼洗好澡,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裳,显得更有精神,但改变不了他木讷样子。铁锅里还有很多,阿秀提了一大桶,也进去洗澡。子被村书记摸过了,阿秀觉得脏,尤其是他那个又丑又长的家伙还差点占有了她,现在还有一点黏黏的。

    阿秀澡还没洗好。婆婆就回来了,她听到阿秀在洗澡,就怂恿赵独眼进去为阿秀添。赵独眼说阿秀提了好多进去,够用了。婆婆得要打赵独眼。赵独眼嘿嘿笑着。婆婆亲了,又从缸里舀了些凉掺好递给赵独眼,让他送进去。

    “娘。”赵独眼低低了一声。

    “有什么好难为的,都看过了,女人就这个样子,只要生了娃,她一辈子会跟着你。”婆婆说。

    赵独眼提了桶进去,里面没有点油灯,阿秀雪白的肌肤在漏进来的月光下显得异常人。特别是她前的两个粉团儿,又白又圆,就像汤团一样。赵独眼的桶嘭的一声掉在地,子里锢了四十年的烈火被瞬间点着了,他朝阿秀扑了过去……

    阿秀没想到赵独眼会进来,刚才只顾欣赏自己的线条,沉浸在跟乡中学老师的美好遐想里。

    “阿秀,阿秀,我要跟你好。”赵独眼搂住阿秀的腰,阿秀的肌肤像油脂一般滑。

    “快放开我,娘在外边呢。要好到去好。”阿秀一把推开赵独眼。

    “我受不了,给我吧。”赵独眼低声恳求道。

    “你不要逼我,我会死给你看。”阿秀觉得赵独眼有些可怜,可她不想作践自己。

    赵独眼咽了一吐沫,鼻子里扑哧扑哧喘,他觉得浑难受。四十出的人,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他时常梦见自己娶了个漂亮的老婆,没想到这个梦竟然真了。赵独眼再次向阿秀伸过手去,这一次抓住了阿秀的两个粉团。阿秀拿起随带着的那个小锥子顶住自己的脖子,低声说:“你不放开,我马死给你看。”

    赵独眼抖抖索索地放开阿秀,愣愣地盯着她,像一只饥饿的兽盯着猎物。阿秀慌忙把子淋了一遍穿衣裳。为了打消婆婆的疑心,不让她强迫赵独眼跟自己好,自己还能挨一段时间,阿秀拉着赵独眼的手跟他一起走了出去。

    婆婆露出少有的笑容,说:“干了大半天的活,都累了,你们早点去睡。”

    阿秀拉着赵独眼的手进了房。赵独眼又不老实起来,人沉睡的心火被点燃了,很难熄灭下去。他的手在被窝里摸来摸去,时不时碰碰阿秀,尤其对她肚下那片地方格外慕。阿秀知道他在惦记自己,把子缩到最里面,假装睡着了。

    和婆婆相隔的木板响了一下,阿秀一惊,知道婆婆在听。看来今天晚她不弄个明白是不会罢休的。

    怎么办?怎么办?

    阿秀急得都出汗了。

    “儿子啊,你对媳要好点,不要让她凉着冻着哦。”婆婆在隔壁说话了。

    两个房间只用一寸多厚的木板隔开,几乎没有隔音效果,木板还有缝隙,阿秀甚至能感觉到婆婆那双险的眼睛正透过板壁缝注视着自己跟赵独眼的动静。

    “娘催我呢。”赵独眼翻过来抱住阿秀,说:“娘想抱孙子都想疯了,你跟我好好吧。”

    赵独眼把手往阿秀里间摸,阿秀的光乎乎的,越往里越嫩。赵独眼觉得自己都控制不住了。阿秀捏住赵独眼的手,问他会不会玩猪八戒背媳的游戏。赵独眼说不会。阿秀笑他笨。赵独眼嘿嘿笑着。阿秀就教赵独眼。赵独眼很快就会了。阿秀爬到赵独眼背抱紧他,让他在爬来爬去,弄出很大的响声。爬了几分钟,赵独眼开始喘粗,阿秀更不饶他,他爬快一点。赵独眼不敢违抗阿秀的命令,再说这么-嫩的媳趴在自己背,爬起来也干劲。

    婆婆在隔壁听到赵独眼喘着粗,还隐隐约约听到阿秀的娇-声,知道儿子跟媳好了,骂了句狐狸精安心睡过去。

    赵独眼扛了半天的木,又被阿秀骑了半个小时,累得满是汗,想那事也没有精力了。阿秀用毛巾为赵独眼擦了汗,他满意地往里一翻,发出粗重的呼噜声。

    这个晚熬过去了,可是明天呢?阿秀不知道明天会怎样,前面的路根本由不得她来走。她觉得自己被一只无形的手推着,下一步是什么根本不可预测。她望着门窗缝里的月亮,多想自己就是那个月亮,高高地挂在天空里,不受村书记的欺负,也不会被赤脚宝惦记。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