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不过桃花坪也有一个好的规矩,外乡的男人只要闯过这些考验,他也就成了桃花坪的男人,桃花坪男人能享受的艳福,他也能享受。可至今还没有一个男人有此福气。去年有个乡长借考察来桃花坪住了半个月,没想到第一个晚上就被张寡妇弄得溜脱,村书记也没为难他,只在他跟张寡妇第三次完事的时候,让他喝了半碗东山的冷水。乡长当时毫不在意,谁知喝了半碗冷水后,他在桃花坪只宿了三天就回去了。

    乡长走后,桃花坪传出民谣:猪头乡长贪寡妇,半碗冷水浇活物,天仙美女夜夜有,半拉丑物举不动。从此成为乡野笑话。

    阿秀听得心如虫咬,要是宋甘宁这样毁在村书记手里,她都觉得是自己的罪孽。她问阿鲁媳妇村里人为什么要这样做,阿鲁媳妇猜测可能是村里人太无聊了,才想出这样个法子来消遣外乡人。说真的,在这个近乎世外桃源的地方,除了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在床上干活,桃花坪的人还真没有什么可消遣的。当然更多的是为了不让肥水流了外人田。

    “我该怎么办?”阿秀问阿鲁媳妇。

    “除非你今天晚上去陪他,否则宋甘宁过不了这一关。”阿鲁媳妇说。

    这可能吗?阿秀跟他素不相识,她是赵独眼的媳妇。

    “别瞎担心了,如果他能扛过这一关,以后有的是机会,如果他扛不过,你想也没用,他已经是个废人。”阿鲁媳妇说,“不但你希望他能熬过来,桃花坪的媳妇们都希望他熬过来。刚才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冒火了,宋甘宁跟咱这里的男人不一样,别看他戴着眼镜,他的眼睛可会勾走女人的心。”

    阿秀回到家里闷闷不乐,饭也懒得做,躺在床上失魂落魄。婆婆骂了她一句,开始生火做饭。赵独眼回来,以为阿秀病了,对她问个不停。阿秀没有理他,转过身朝着大床里面。婆婆说阿秀太娇气了,只干了半天的活身子骨就散了。赵独眼让阿秀下午不要出工,婆婆不同意。母子俩还吵了几句。

    阿秀觉得生活真没意思。刚嫁到桃花坪,她为自己摊了个丑男人而烦恼,现在却为一个不是老公的陌生男人自寻烦恼。

    宋甘宁被一个好心的老人带到作为小学的祠堂。刚一开门,一股浓重的霉味就扑面而来。小学自从放寒假后,一直没有开学。祠堂里又乱又脏,散满了干稻草和树叶。宋甘宁把背包挂在院子里的桃树上,找来一把扫帚把院子里打扫干净,又打了水擦洗桌凳和门窗。一直忙到中午时分,这个只有三间教室的小学校被弄得有生机了。他掏出带来的报纸,把每个教室破旧的板壁统统蒙过,在黑板上写下:开学了,欢迎同学们。

    看看日头,都过了中午,宋甘宁的肚子饿了。他来的匆忙,吃的东西一点都没带,这可怎么办?宋甘宁正在犯愁,院子里响起脚步声,他开门一看,进来一个年轻的女人。宋甘宁一愣,都说桃花坪的女人漂亮,一点都不假。

    鸭蛋形的脸,白净得没有一点雀斑,一双明亮亮的眼睛闪着别样的妩媚,好像迎风的桃花在阳光下招引着蜂蝶。身材丰腴,但不胖,看着特别水嫩。随着她脚步颤悠的是一双好胸儿,圆圆鼓鼓地顶着一件花夹衣。

    “宋老师,你没吃饭吧,我给你送饭来了。”女人笑着,从背后拿出一个小篮子,篮子里放着一个大碗,碗上盖着个盆子。

    宋甘宁问她是不是村里派来送饭的。她点点头,把碗放在宋甘宁准备用来办公的桌子上,递过一双筷子来。宋甘宁正饿得慌,拿起筷子就吃。女人送来的是一大碗姜鸡蛋面,很香很好吃,这样的待遇只有刚生过孩子的产妇才能享受到,宋甘宁感激地看了女人一眼。

    女人叫他慢点吃,别噎着,她坐到宋甘宁面前痴痴迷迷地盯着他。宋甘宁只顾吃,没有注意到女人的表情。女人见宋甘宁没有关注自己干脆坐到他这边,轻轻地靠在他身上。宋甘宁闻到一股久违的女人气息扑面而来,扭头一看,女人的脸都快贴着自己的脸了。他往里移了移,女人也跟着移过来。

    宋甘宁早就听说过桃花坪的女人荡,没想到刚来第一天就见识了。他不敢轻举妄动,指不定是村书记故意派来羞辱他的。宋甘宁埋头吃着姜鸡蛋面。女人把头低低埋了下去似乎不好意思。宋甘宁笑了一下,扒拉几下把最后的面扫个精光,忽觉裤子里有动静,一双柔嫩的小手已经抓住了他的活儿……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