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第二天,学校里便传开了,宋甘宁欺负女老师不成还纵火烧宿舍楼。宋甘宁没想到整个屎盆子全扣到自己头上,跑到校长室跟校长吵了一架。校长却像看猴戏似的看着他,弄得宋甘宁更加恼火,他想找女老师来说个清楚,没想到女老师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人也见不着了。

    校长没有把宋甘宁开除出教师队伍,可能是怕事态闹大吧。不过他也没有让宋甘宁在中学里呆下去,而是把他调到了全乡最偏远的一个村小桃花坪去当校长。表面上看,宋甘宁被提拔了,实际上那个村小只有宋甘宁一个老师,他是校长也是老师,自己管自己的那种。

    桃花坪位于温州和台州的边界地,进出村子只有一条悬在绝壁上的小路,当地人把它叫做天梯。每年几乎都有人在这个天梯上摔死。这么个走步路都不方便的地方,村子不但没有衰败下去,反而越发兴旺。轮到宋甘宁要进去村小当校长的时候,村子里有两百户人家,一千多人口。

    为什么桃花坪的人这样恋着桃花坪,很简单,桃花坪的女人漂亮。桃花坪的女人不是一般的漂亮,是那种让男人一见就动心,一见就流口水,一见就想抱到床上去的漂亮。桃花坪的男人个个大言不惭地说,生在桃花坪比做皇帝还幸福。

    桃花坪风气开放,女人多男人少,村里的女人很少嫁到外村去,按照现代经济学的原理,物多必贱。桃花坪的女人没什么地位,平日里男人们偷个腥、吃个荤司空见惯。再说桃花坪的女人也狼,竟然有在出工的时候,发生过三五个女人把一个大男人折腾得走不了路的传闻。

    宋甘宁本来想扔了教师这个鸡肋跑到广州去闯闯,又怕给母亲带来太大的压力。他母亲身体不好,一气之下也许会出意外。再说教师这个职业虽然没有多大盼头,毕竟是个铁饭碗。宋甘宁前思后想决定忍下来,只要保住职业,总有机会回来的。他默默做着进山的准备。女老师偷偷过来看过他一次,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临走的时候,女老师抱住宋甘宁狠狠亲了一口。两个人依旧没有说话。宋甘宁看着女老师从自己的宿舍里走出去,想着她的青春在校长满是皱纹的手掌上颤栗,心里很不是滋味。

    几个年纪稍大的男老师跟宋甘宁开玩笑说,桃花坪有向外地男人借种的习俗,可要把身子看紧点,免得将来漫山遍野跑你的娃。宋甘宁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竟暗暗对桃花坪有了些许期待。

    这就是期许中的桃花坪吗?宋甘宁看看破旧的祠堂,回想着不寻常的遭遇,怎么都觉得自己与桃花坪格格不入。

    阿秀下午还是出工了,她不想赵独眼为自己开脱,更不想看婆婆的脸色。宋甘宁的出现让她看到了希望,让她觉得自己更要顽强地生活下去。

    婆婆和其他年纪大一些的老娘客继续去插扦子,挽豌豆苗。阿秀和阿鲁媳妇则去西山的田里割花草喂牛。春耕就要来了,村里的耕牛得喂好。西山的田都是梯田,垒筑在山腰上,每年只能种一季。梯田边上有一条幽深的山涧,梯田里的水就是从山涧上引来的。

    阿秀很阿鲁媳妇很快就割了满满两挑子花草,两个人满头是汗,刘海也粘住了,头发上夹杂着花草的叶子和苍耳。阿秀和阿鲁媳妇互相看着取笑,笑得腰都弯了。阿鲁媳妇问阿秀赵独眼疼不疼她,阿秀说疼。阿鲁媳妇问怎么疼,阿秀说不上来。阿鲁媳妇就笑。

    阿秀把阿鲁媳妇摁倒在花草丛里,问她为什么笑。阿鲁媳妇笑阿秀连什么是疼都不知道,不配做桃花坪的媳妇。阿秀越发好奇,逼着阿鲁媳妇说。阿鲁媳妇更是吊阿秀的胃口,闭着嘴巴笑。阿秀一急,捏住阿鲁媳妇的那团肉。阿鲁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的手在阿秀腰上一溜滑进股蛋中间朝那个澎湿的地方揉去。阿秀呀地叫了一声,羞得满脸通红。

    “怪不得不懂什么是疼?原来你还未被赵独眼碰过。罪过罪过,浪费了大好的身子。”阿鲁媳妇紧紧按住那个泉眼不放。

    “快放开。我要生气了!”阿秀流着眼泪,阿鲁媳妇弄得她好酥痒,尿都要喷出来。

    阿鲁媳妇放了阿秀,又笑话她。阿秀红着脸坐在花草丛里,刚才阿鲁媳妇的大胆举动,把身子里某个东西激活了,她越发想念宋甘宁。

    “晚上回去叫赵独眼好好疼疼你,其实男人好不好看没关系,黑灯瞎火的,反正看不见,只要那活儿够大够硬就受用。”阿鲁媳妇搂住阿秀的肩头说。

    “去,每天到晚尽想这个事,是不是老公不出力,你饿慌了。”阿秀回了一句。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