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晚上回去叫赵独眼好好疼疼你,其实男人好不好看没关系,黑灯瞎火的,反正看不见,只要那活儿够大够硬就受用。”阿鲁媳妇搂住阿秀的肩头说。

    “去,每天到晚尽想这个事,是不是老公不在,饿慌了。”阿秀回了一句。

    “还真有些慌了呢,要是我也有个像你牵挂的男人就好了。”阿鲁媳妇有些伤感。

    两个人坐了一会儿,阿鲁媳妇说去山涧里洗洗脸。

    山涧里的水很清澈,能照出人的脸面来。两个人喝了几口,又掬起水捧洗了脸。阿鲁媳妇爬到山崖上采小野果吃,阿秀则呆呆地看着自己水中的倒影儿。她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要是刚才摁进自己股蛋中间的手不是阿鲁媳妇的,而是宋甘宁的,自己会怎么样呢?阿秀心头一乱,想起宋甘宁晚上要经受的考验,无端替她担忧起来。阿鲁媳妇说晚上去戏弄宋甘宁的小媳妇肯定有阿秀的份儿,因为她是最近嫁过来的,桃花就有这个老规矩,新媳妇儿最撩情。

    阿秀就寻思着怎么帮助宋甘宁。

    “假戏真做?”阿秀冒出个大胆的想法,只要自己跟宋甘宁好,心甘情愿地好,村里人就不会拿他泡水缸。可是赵独眼呢?

    阿秀在山涧里一阵胡思乱想,等她回过神来,发觉阿鲁媳妇不见了。她从山涧回到田里,看到阿鲁媳妇的那挑花草也不见了。阿秀知道阿鲁媳妇先走了。她也挑起花草准备下山。

    一只大手按住了阿秀的扁担,阿秀走不得,回头一看,是村书记。

    “阿秀,你早上说过的话该兑现了。”村书记说。

    阿秀没有理睬书记,把挑子使劲一拉。书记被拉个趔趄,他顺势压了过去。阿秀的挑子倒在花草田里,人被书记压在身下。花草长得很茂盛,两个人倒在上面,深深陷了进去。

    书记满嘴烟味,在阿秀脸上亲来亲去,一只手不老实地插进她的衣领里,想把阿秀引以为傲的那对粉团剥出来。阿秀紧闭着嘴巴,脸别在一边。书记的唇让她感到恶心。

    “阿秀,你说过怎么着都行的。我就要你的身子。”书记说着,一拉阿秀的纽扣,阿秀的外衣被扯开了,一对鼓囊囊的胸脯在毛线衫下隐约可见。那时候,桃花坪的女人还不知道用胸扣,阿秀整个美丽的胸形从毛线衫撑开的细格子里凸显出来。书记都眼睛都直了,他把阿秀的毛线衫连同小衣一起卷了上来。

    像是一条雪白的鱼横陈在碧绿的花草丛中,阿秀的身子露出了大半。书记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顺着阿秀的腹下去,就要解她的裤带。阿秀憋着劲儿在口袋里掏来掏去。她感觉到了书记紧贴自己身上的那个硬物。

    “书记,你饶过我吧,我身子不方便。”阿秀低声恳求道。

    “让我看看。”书记说着解开阿秀的裤带,把头低了下去。

    阿秀感觉到自己凉丝丝的身子上有一股带着烟草味的热气在移动,在贴近她的神秘之地。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这个地方连赵独眼都不让碰,怎容得书记这个畜生得手?

    一个锋利的锥子抵住了书记的喉咙,阿秀愤怒的眼睛里闪着宁为玉碎的悲壮。书记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刚刚从裤子里放出的魔鬼也被吓蔫。书记等阿秀的情绪平静下来,用力扳开她拿锥子的手。

    “你今天要是占有我,我的锥子一定会刺进你的脖子。”阿秀说,“如果你夺了我的锥子,我的牙齿也会咬断你的脖子。”

    书记扇了阿秀一个耳光,起身了,又踢一脚,把阿秀踢翻两个滚儿。他知道阿秀说得出做得到,可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桃花坪漂亮的媳妇多去了。不过弄不上手的女人总是稀罕,村书记对阿秀的贪念一时消磨不了。

    阿秀在花草丛里躺了好一会儿,村书记这一脚够狠的,她觉得整个身子都被踢散架了。阿秀忍住痛,把一挑子花草担下来,送到养牛场。阿鲁媳妇正在跟两个养牛的壮汉说着笑话,这个笑话似乎跟村书记有关。

    “阿秀,你怎么才来呀?”阿鲁媳妇神神秘秘地问。

    “我摔了一跤。”阿秀说。她觉得阿鲁媳妇跟村书记的关系不寻常。

    果然,回来的路上阿鲁媳妇问阿秀村书记对她好不好。阿秀说她根本没有碰着村书记。阿鲁媳妇很意外,她盯着阿秀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又屏息嗅了嗅,说:“你不要隐瞒了,脸上还有村书记留下的香烟味儿。”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