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不大的房间里剩下宋甘宁和五个新媳妇儿。新媳妇儿刚刚尝到男女欢爱的妙处,自然对宋甘宁有所企图。宋甘宁被这五个新媳妇缠着,要做烈士都难。五个新媳妇各有各的特点,要模样有模样,要风情有风情,她们使出手段百般挑逗,非要宋甘宁自动掏出长枪不可。

    躲猫猫刚开始的时候是宋甘宁找,五个新媳妇躲,到后来变成了宋甘宁躲了躲不了,五个新媳妇一起来找他。她们把宋甘宁摁在吃饭的桌子上,裤子也扯掉一半,亲的亲挠得挠,让宋甘宁心如蚁爬,物若铁竖。他想翻身起来抓住一个干个痛快,无奈新媳妇们力气很大,他根本没有机会。

    阿鲁媳妇和桃枝都有假戏真做的意思,两个人的嘴还不小心碰到一起,宋甘宁哟的叫了一声。阿秀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没有办法给宋甘宁解围。除了她,其他的新媳妇都快疯了。一个抱住宋甘宁的头不放,一个把头埋在宋甘宁怀里。

    “都说老师做那事细细致致,能把每个沟沟坎坎都做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桃枝说。

    “你试试就知道了。”阿鲁媳妇说。

    “该试的人是你。我家大牛夜夜在,你老公去修水库有半个月了。”桃枝说。

    阿鲁媳妇被桃枝这样一说,越发觉得宋甘宁身上散发着难以抵挡的气息,就连那股尿腥味儿都变得好闻。桃枝把阿鲁媳妇推过去,轻轻地对她嗯了一声。阿鲁媳妇知道这个时候假戏真做没有人会怪自己。这样的事她也经历过,上次有个收购草药的外乡人住桃花坪时,她就看到桂枝坐了上去。

    不过桃枝不是出于爱,后来阿鲁媳妇听说收草药的给过桃枝好多钱,桃枝那阵子经常下山买东西。那次大牛整收草药的整得老凶,水缸里的冷水是他亲自跑到东山里挑来的,还把那个收草药的摁进水里好几次,弄的收草药的都下不了山,最后只好用被吊索放下天梯去。

    阿鲁媳妇借着窗格子漏进来的月光,打量着宋甘宁的家伙,越发觉得比村书记的漂亮。村书记那老东西,只有半分钟。阿鲁媳妇正想学学桃枝。村书记在祠堂外面咳嗽了一声。

    桃枝点着油灯。宋甘宁满脸通红,整个肌肤像火烫一样难受。阿秀帮他把衣服弄好,轻声说:“这是习俗,你忍着点,熬过今天晚上就没事了。”

    宋甘宁看新媳妇个个也是脸红如醉,眼睛生媚,他想要是自己在桃花坪站稳脚跟,一定毫不犹豫地把她们都收拾了。

    村书记领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进来,跟几个新媳妇调笑一番后,他把那个女人推到宋甘宁面前,说:“今晚让她陪你睡吧,这是桃花坪的习俗。你要好好照顾她。”

    宋甘宁刚要推脱,村书记的脸就变了。祠堂门口涌进一群壮汉虎视眈眈,大牛手里拿着根扁担凶气毕露。桃枝低着头从大牛身边走过去,村书记说:“大牛快回家看看桃枝去,教书先生表面上斯文,背地里也跟别的男人一样。”壮汉们都笑起来,大牛把扁担重重敲在祠堂的门上,发出嘭的一声响。

    阿秀问阿鲁媳妇今天晚上来的是不是张寡妇。阿鲁媳妇说不是。桃花坪的规矩是谁新寡谁完成这个习俗。今天晚上来的是李翠兰,她的丈夫一个月前去世了,留下她和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阿秀觉得李翠兰好可怜。

    祠堂外的人群都没有散去,村书记说了明天不上工。看一个教书先生被寡妇和汉子们惩治比看乡长的好戏更有盼头,桃花坪的人都汇聚到了祠堂附近,像是过一个隆重的节日。大水缸被四个壮汉抬来,放在祠堂门口的大柏树下,倒上东山打来的冷水。大水缸冷汪汪的,看着让人心寒。

    壮汉们很期待,女人们更是期待。

    宋甘宁是进入桃花坪的第一个男老师,长相也不赖,跟桃花坪的男人们相比,他身上有一股不凡的气质。以前,来桃花坪教书的都是女老师,可能被这个习俗吓着,男老师没人敢来。

    女人们剥着自家炒的瓜子,男人们抽着烟,有几个还没睡的孩子在桃花林里跑来跑去,发出一阵阵嬉笑。

    宋甘宁回到屋里,李翠兰也跟着进来。

    “你要了我吧。”李翠兰突然抱住宋甘宁。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宋甘宁已有心理准备,也被吓了个手足无措。

    李翠兰抱得更紧了,她把头埋在宋甘宁怀里。宋甘宁想扳开她的手。李翠兰抬起头来哀怨地望着他。可能是丈夫刚去世,家境也苦难,李翠兰明显比别的女人朴素,一件打着补丁的外套,里面几乎没有衣裳,她的细腰半截露在外面。()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