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村书记一看愣了!满肚子怒火翻腾到喉咙头又被他强压回去。在宋甘宁屋子里的女孩叫赵大杏,乡书记的外甥女。二十好几了还没嫁人,十打十的剩女。不是桃花坪的男人不想娶她,也不是赵大杏长得难看,只是赵大杏不愿意嫁在桃花坪。可别地方的男人又不想娶桃花坪的女人。

    乡间有个俚语:嫁人不嫁桃花坪,娶妻不娶黄土岗。黄土岗即使桃花坪。

    用男人们低俗的话来讲,桃花坪的女人一娶回家,这一辈子买帽子的钱就省了。戴了现成的绿帽子呗。

    赵大杏挨到别的姑娘养了两三个孩子的岁头上还没有结婚,自有她的苦衷。

    “书记叔,宋甘宁是我高中同学,听说他来桃花坪教书,我来看看他。你啊,连个亮一点的灯盏都不给他准备,害得我多不好意思。”赵大杏说。

    “大妹子,我疏忽了,明天给他弄个大油灯来。”村书记笑着说。

    赵大杏拉着宋甘宁的手出来,坐在祠堂的矮墙上看月亮。

    “今晚的月亮亮不亮?”赵大杏问。

    “亮,很亮。”宋甘宁说。

    “今晚的桃花香不香?”赵大杏又问。

    “香,很香。”宋甘宁说。

    大牛把村书记拉到一边问还要不要按习俗办。

    “办个屁!你没看见宋甘宁把乡书记的外甥女勾搭上了?”村书记没好气地应了一声,转头就走。他有一种挫败感。宋甘宁的到来让他的权威受到挑战。

    村书记一走出祠堂,看好戏的男男女女轰的一声围上来,个个伸长脖子往里面看,看不到的跳来跳去,有好多人还爬到水缸附近的柏树上像猴子似的挂着。有好多女人还骑到自家男人的肩上地兴奋望来望去。

    “都回去吧!都回去吧!”大牛狠狠吼了一声。

    村书记趁人不注意悄悄贴着祠堂的外墙走了。

    人群都不愿意散去,这个事件闹得不明不白,把大家好端端的兴致一下子搞没了,总得有人负责。大家一下子炸开了锅,最后把矛头对准李翠兰。肯定是李翠兰这个寡妇没把事办好。

    可怜的李翠兰被人从祠堂的院子里楸出来。她的外衣被脱了,布满窟窿的汗衫根本不能遮挡什么。情绪刚刚消退去的壮汉们又激动起来,他们把李翠兰推来推去,顺势摸她的**,占她的便宜。李翠兰没有哭,她的表情很冷漠,像一尊雕像,任由桃花坪的爪子们摸她的脸,摸她的胸,摸她的……好像她的身子是别人的。

    没多久,李翠兰身上的破汗衫也没了,裤腰被拉得很低,她也没有往上提,提了又怎么样?桃花坪这个狗养的,他们疯了。

    男人们疯,女人们更疯,好像李翠兰刚刚勾引过她们的男人。她们把李翠兰摁倒地上,脱下脚上的布鞋乱打,打了一会儿,她们又把李翠兰抬起来,准备泡到大水缸里。

    “娘。”,两个六七岁的孩子跌跌撞撞地从人群的缝隙里跑倒进来,扑在李翠兰身上,一个只是哭,一个捧住她的奶吃着。

    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像疯狂的野兽被打了镇静药一样。

    李翠兰把两个孩子搂在怀里,仰脸望着夜空,夜空的月亮那么白,白得有些怕人。

    人群不知道什么时候消散了,只有大水缸还在,水缸里满满的水冷汪汪的。

    李翠兰的破汗衫找不回来了,已经变成布条条。她领着孩子到祠堂的院子里找外衣,外衣也被哪个贪心的婆娘顺手带去了。她只好光着半身回家。一个孩子抱在怀里,一个孩子背在背上,这样暖和一些。

    宋甘宁和赵大杏没有看到外面发生的事,村书记一溜走,他和赵大杏从祠堂后门出去,到了毛竹山上。宋甘宁带了一块小毯,铺在大平石上,挨着赵大杏坐下来。赵大杏转过头看宋甘宁,两个人的目光一碰,又分开了。

    “谢谢帮我解围。”宋甘宁说。

    “村里人都以为我们那个了。”赵大杏低声说,“我爸会打死我的。”

    “那怎么办?”宋甘宁问。

    “你娶我呀!傻蛋。”赵大杏转过身来抱住宋甘宁。她觉得宋甘宁就是自己千等万等等来的男人。

    “我……我……这太突然了。”宋甘宁根本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可又不能把自己有心上人的事告诉赵大杏,在桃花坪,赵大杏无疑是他的保护神。

    宋甘宁和赵大杏原本就认识,上高中时,两个人前后桌,关系比较好。后来宋甘宁考上大学,赵大杏回到桃花坪,两个人就失去了联系。村书记的媳妇赵柳青提醒他找个桃花坪的女人过夜,他想了好久才想起赵大杏来。()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