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赵大杏想拉着宋甘宁的手进去,被宋甘宁轻轻甩开。他不想跟赵大杏过分亲昵。赵大杏有些不快,还是笑呵呵地跟大院里几个干部打招呼,给他们介绍宋甘宁。这些干部听说宋甘宁是桃花坪的男老师,理也没理他,等宋甘宁一走,都拿他当笑料。

    宋甘宁被赵大杏拉着进了乡书记办公室。乡书记正在看报。赵大杏叫了声舅。乡书记推推眼镜,呵的一声笑了起来,搬来一张椅子给她坐。乡书记和赵大杏拉了好一阵子家常才注意到宋甘宁的存在。

    赵大杏把桃花坪小学的情况跟舅舅说了一遍,希望他帮忙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舅舅拿过一叠白条子给赵大杏看,都是乡政府的借款单。赵大杏知道舅舅有难处,没有再提。

    “杏儿,你要是想当民办老师,舅给你弄。”乡书记说,有补偿赵大杏的意思,弄个民办老师,反正他一句话的事。

    “呵,我也可以当老师了。”赵大杏太高兴了,几乎要搂着宋甘宁亲一口。

    “你们是”乡书记看出赵大杏跟宋甘宁关系不一般。

    “舅,我们回去了。”赵大杏拉着宋甘宁出来。她知道宋甘宁不愿在外人面前显耀两人的关系。

    宋甘宁让赵大杏先回桃花坪,自己再去想想办法。赵大杏说她怕上天梯,宋甘宁吼了她一声。赵大杏鼓着腮帮子一个人走了。宋甘宁见赵大杏走远,才朝乡中学走去。

    快半个月没来乡中学了。师妹写给自己的信肯定有两封了。宋甘宁甜蜜地想着。他不想惊动熟人,这个鬼地方,大家都好像合伙欺负他。宋甘宁从倒塌的墙缺爬进去,摸到传达室边上,传达室的破门开着,他看到放信件的木条框里躺着好多信。宋甘宁的心跳的很快,像做贼似的。

    宋甘宁刚把属于自己的那两份抽出来放到怀里,传达室进来个人,正是隔壁的女老师秋红。两目对视,秋红有些愧疚。

    “你还好吗?”秋红低声问道。

    “还好。你呢,那个老畜生还欺负你不?”宋甘宁问。

    “没有了。真没有了。”秋红好像急于为自己辩白。

    宋甘宁怕被别的老师碰上,顺着墙根出来又翻过墙缺。到了外面,他想秋红就是被校长草了,跟他有什么关系,连做个人证都不敢挺身而出,害得全乡的人都以为他对女老师耍流氓被发配到桃花坪。

    宋甘宁怀里塞着两封信,他捏了又捏,像偷了宝贝一样,想马上打开看看,又不忍心看。学生课本的事没搞定,他的心里像压着块大石头。宋甘宁本来要到家里拿点钱去买课本,走到院子外,听到母亲在训弟弟,听得出家里也缺钱。他在院子外迟疑一番,没有勇气进去见母亲。宋甘宁跑到离家不远的一片林子里痛哭一场。他为那些大大小小的孩子可怜,也为自己的无能自责。

    “找她去!”

    镇上,太阳已经偏西了。春忙即将开始,镇上来往的人特别多。宋甘宁有好几次想退却,可他没有退路,要是空着手回到桃花坪,谁还瞧得上他。

    她就在前面的小洋房里,嗑瓜子,大声说话,笑得贼响。宋甘宁站在街道上都能听到她的破嗓子。

    “林佩芝。”宋甘宁轻轻叫了一声。

    林佩芝惊讶地盯着宋甘宁,像只野兽似的奔出来,几乎撞到宋甘宁身上。她拉住宋甘宁的量着。宋甘宁说求她个事儿。林佩芝满口答应着,把宋甘宁拉到家里。

    林佩芝是宋甘宁的高中同学,有一阵子差点好上了。她对宋甘宁追得紧,经常把他带到家里吃饭。有一次,林佩芝的父母不在家,正好她过生日,两个人喝了酒,醉了,糊里糊涂地睡在一起。林佩芝就认定了宋甘宁,可宋甘宁嫌林佩芝生性粗武,没有女人味儿,不愿意跟她进一步发展。

    宋甘宁把自己的困境说了一遍,希望林佩芝能帮他。林佩芝从箱底拿出一百元钱给宋甘宁。宋甘宁很感动。当时,一百元是个大数目。宋甘宁一个月工资也只有几十多元。

    林佩芝要留宋甘宁吃饭。宋甘宁一心惦记学生,没有留下。正好林佩芝的母亲还没下班。林佩芝叫宋甘宁快去新华书店提书。宋甘宁跑到镇上的新华书店,林佩芝的母亲正要锁门。宋甘宁把提书的事说了一遍,正好书店里有剩余的书,就提给了他。

    “天快暗了,你到我家住一宿,明天回去吧。”林佩芝的母亲对宋甘宁很看重。

    宋甘宁摇摇头,说桃花坪的孩子等得慌,他想连夜赶回去。林佩芝的母亲没有留他,叮嘱以后到镇上时一定要到她家里吃饭。

    走到桃花坪的天梯下面,月亮已经出来了。()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