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天快暗了,你到我家住一宿,明天回去吧。”林佩芝的母亲对宋甘宁很看重。

    宋甘宁摇摇头,说桃花坪的孩子等得慌,他想连夜赶回去。林佩芝的母亲没有留他,叮嘱以后到镇上时一定要到她家里吃饭。

    走到桃花坪的天梯下面,月亮已经出来了。

    一百个孩子的课本足足有四十斤,要扛着这么重的东西上天梯简直痴心妄想。宋甘宁才知道自己犯了个大错误。平时上天梯要是有重物,都是由上面的人通过吊索提上去的。

    宋甘宁对着桃花坪喊,希望上面有人过来。夜幕下的桃花坪显得高俊辽远,宋甘宁的喊声像一点水落进夜空里,没有一点音讯。他没有气馁,把课本放到一个石窝子里,转身朝桃花坪爬去。

    到了上面,宋甘宁把吊索放下去,又顺着天梯一步一步摸下来。他知道夜里走天梯很危险,几乎是一脚踏在阎王爷的门槛上,他管不了那么多,提到课本的喜悦激励着他。宋甘宁到了下面,把课本从石窝子里抱出来,用放下来的吊索捆好,又转身往天梯上爬。他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宋甘宁再次爬上桃花坪,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躺在大青石上,仰望着桃花坪的夜空。桃花坪的夜空多么干净,每一颗星星都像洗过一样。他开始对桃花的未来满怀憧憬,扛起两包课本大步朝学校走去。

    阿秀从阿鲁媳妇家串门回来,看见路上有个大黑影,她吓了一跳。桃花坪四周山高林密,时常有野兽出没。阿秀躲在断墙后面看了片刻,那个黑影没有动静,才大着胆子走过去。

    躺在地上的正是宋甘宁,他上上下下爬了四趟天梯,又累又饿,还没走到学校就晕倒了。

    阿秀把宋甘宁抱起来,摸了摸他的脸,冰凉冰凉的。阿秀拼命地摇他,叫他,他都一动不动。

    “宋甘宁,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阿秀放声大哭。

    宋甘宁的手也冰冰的,像睡着了一样。阿秀想起一本书上说过,男人晕过去,只要放在女人的怀里就会醒过来。到底是哪本书,她不记得了,到底有没有这本书,她也记不起了。只要能把宋甘宁救醒,她都愿意去做。

    在路边的老梨树下,阿秀解开衣裳,把宋甘宁抱在怀里,让他的脸埋在自己双胸中央。她有些激动,宋甘宁冰冷的脸贴着暖烘烘的怀,一股难以抑制的痒痒在爬动着。这是第一和一个男人如此亲近,一个她仰慕已经的男人,阿秀此刻才真正明白女人的意义。女人原来是为心爱的男人而活的。

    一股奇妙的桃花香,一个女人雪白的怀抱,宋甘宁简直不敢相信,他觉得自己在做梦。这个女人太熟悉了,好像梦中经常出现的小师妹。

    “你醒了!”阿秀惊喜地叫起来。

    “阿秀!”宋甘宁惶恐地想挣扎起来。

    阿秀又把他按回到自己怀里。宋甘宁碰触着阿秀饱满的胸儿,好想吃上一口,他太饿了。可他不敢,阿秀是赵独眼的老婆。占一个四十岁才娶到老婆的男人的便宜,传出去会成为笑柄。

    赤脚宝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梨树下,也许阿秀从阿鲁媳妇家出来时他就跟过来了。阿秀和宋甘宁的事被他看个清清楚楚。

    “宋老师,你吃饱了,让我也吃一口。”吃脚宝把宋甘宁从阿秀怀里拉出来,自己扑了进去。

    阿秀打了赤脚宝一个巴掌,把衣裳紧紧捏住。

    “吓。宋老师可以吃,我就吃不得?”赤脚宝步步紧逼。

    阿秀拿起一块大石头对着赤脚宝。赤脚宝笑了一下,告诉阿秀,今晚要是不从他,他就把看到的事说出去。阿秀看了宋甘宁一眼。赤脚宝知道阿秀服软抱住阿秀夺了她手里的石头把她摁倒在柴草堆里。阿秀的裤子很快被赤脚宝扯掉,他撅着个不大的丑物,像公狗似的戳来戳去。阿秀被他弄得心慌意乱,并住双脚不给他得逞。

    宋甘宁挣扎起来,对着赤脚宝地脑袋踢了一脚。赤脚宝嗷嗷大叫,扯着裤子逃。宋甘宁支撑不住又倒在阿秀边上。

    村民拥了过来,看到宋甘宁倒在柴草堆里,阿秀正在系裤子,什么都明白了。本来这样的事,桃花坪的人司空见惯,可发生在宋甘宁和阿秀身上,自然多了些不同的滋味。很快,半个村子的人都涌来。

    “都说桃花坪的女人荡,呵呵,跟阿秀简直没法比。你看把宋老师都骑得爬不动了。”张寡妇挑起阿秀的脸说。

    人群一阵哄笑。

    “我早说过,宋老师瘦身瘦骨,顶多熬不过两次,说着了吧,只一次就起不来了。”大牛踢宋甘宁两脚,宋甘宁痛得喊都喊不出来。

    亲们,记得投蝴蝶给我,投蝴蝶还有奖励呢,不投就烂了,网站每个月都会清零的。()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