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都说桃花坪的女人荡,呵呵,跟阿秀简直没法比。你看把宋老师都骑得爬不动了。”张寡妇挑起阿秀的脸说。

    人群一阵哄笑。

    “我早说过,宋老师瘦身瘦骨,顶多熬不过两次,说着了吧,只一次就起不来了。”大牛踢宋甘宁两脚,宋甘宁痛得喊都喊不出来。

    “你们别乱说,宋老师可为了你们的孩子好。他一个人跑到镇上买书,一个人把书扛上桃花坪,累得倒在路上。你们这样说他,还有没有良心?”阿秀大声争辩着。

    没有人相信阿秀的话。村里没出钱,村民也没出钱,宋老师凭什么给桃花坪的孩子买书?

    阿秀撕开牛皮纸,一摞摞崭新的课本在月光下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有人过去把宋甘宁扶起来,有人责骂大牛。

    “你们别信她。她跟宋老师姘-头,刚干过事呢。敞着衣服给宋老师喂奶,我让她给我吃一口都肯。”赤脚宝又转了回来。

    人群又哄笑起来。

    “你胡说!”阿秀气坏了。

    “我没胡说,你给宋老师喂奶的时候,我在边上看着。不信,你拉开衣裳给大家瞧瞧,你左边的**上有一颗小红痣。”赤脚宝说。

    “你……你经常偷看我洗澡。你这个杀千刀的。”阿秀捡起石头朝赤脚宝打去,赤脚宝落荒而逃。

    赤脚宝一走,人群也散了。

    阿秀扶起宋甘宁,正准备把他送到学校去。一只手插了进来。阿秀一看是赵大杏。赵大杏瞪了阿秀一眼,提起课本,扶着宋甘宁走去。

    “哎……”阿秀叫了一声。

    “晚上回去让赵独眼好好疼你,不要惦记宋老师。”赵大杏回头说。

    阿秀知道自己没资格跟赵大杏争。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赵大杏跟宋甘宁才是最般配的。她看着宋甘宁和赵大杏渐走渐远,才发觉夜真的凉了,脸上有一条冰冰的痕迹。

    赵路南这些天都不得安分,内心有一只猛兽在拱动。自从两次救了阿秀,他真正懂了桃花坪的民谣:后生可畏啊,夜夜睡不着,不知思忖谁,开窗等阿妹。这天天他特别喜欢女人,有事没事总喜欢往大婶阿嫂身边扎。桃花坪的女人都说路南变乖了。她们不知道赵路南正酝酿着坏念头,这个坏念头他不敢在阿秀身上实现,阿秀是他的神,他不敢碰,可他想在别的女人身上实现。

    赵路南等家里人睡着,悄悄溜出来。据村子里的人讲,春天一到夜里出来做那事的人特别多。赵路南想自己说不定能碰上,即使实现不了,偷偷看看也成,长个经验嘛。赵路南一路晃悠着,如水的月光洒遍了桃花坪,整个村子如在仙境中一般。他觉得月光下的桃花坪比白天更美。

    不知不觉赵路南晃到了阿秀家的院子外。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有鬼使神差的意味。其实他想找个女人使坏的时候,心里惦记的还是阿秀。

    阿秀家里正在吵架。路南知道赤脚宝的话触痛了赵独眼和他老娘的神经。他蹑手蹑脚地走进院子,趴着门缝外里瞅。阿秀被婆婆摁倒地上,用一只布鞋抽打。赵独眼搓着手,心疼得不行,可又不敢相劝。阿秀没有喊痛,也没有哭。

    “你这个狐狸精,是不是嫁到桃花坪之前就跟他勾搭上了?你要是留下他的种,我决不饶你。”婆婆打累了,拿过椅子坐着骂。

    “娘,阿秀说她跟宋老师是清……清白的。”赵独眼说。

    “还说清白,宋老师吃了你媳妇的奶,连她胸上的红痣都看到了,还有清白吗?只怕生下的娃,也是他的杂种……你还有什么指望,完了完了,这个贱人!”婆婆一起操起布鞋没头没脑打阿秀。

    “阿秀,是不是真的?”赵独眼的火气上来了。

    “是不是真的,一看便知。”婆婆拉起阿秀拉开她的衣服。

    赵路南只觉热血上涌,他终于真真切切看到了阿秀的白汤团,那么坚挺,那么浑圆,一粒小红痣像桃花一样印在上面。赵独眼盯着那枚桃花,怒火中烧,自己没看上,却被外人贪了个鲜。

    “你还有什么话说?”赵独眼拿来一根大荆条要抽阿秀。

    “你怨我吗?你去看看自己家是个什么样子,破破烂烂的,到处都是缝隙,洗个澡谁看不到。你自己没本事反而怨恨起我来。”阿秀说。

    赵独眼想想也是,终究舍不得打阿秀。

    “她有没有偷人,你最清楚。”婆婆把赵独眼拉过去低声问了几句。赵独眼嘿嘿笑着,很不好意思。婆婆重重地抽了他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把赵独眼打怒了,也打醒了。他抱起阿秀往房间里冲去

    亲们把手上的蝴蝶投给我吧

    推荐我的两本完结小说,很好看的哦!()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