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赵路南听出张大婶有点喜欢自己那样,胆子又大起来,圈了她的腰,贴着她,掌灯为她照亮。张大婶每捡一个鸭蛋,都会回头看赵路南,还把脸在他的裤子上擦一下,弄得他几乎憋不住。

    草地只寻了一半,张大婶就说不捡了。

    两个人回到窝棚里,脸红红的。张大婶端了一碰清水洗了手,跟赵路南一起坐在窝棚的床上。床很小,平时都是大婶一个人睡,两个人坐一起,靠得很紧。

    “路南,你真喜欢婶吗?”张大婶问。

    路南点点头,他也说不清楚到底喜欢不喜欢,他只想有一个女人,好把那只猛兽放出来。

    “只要你不把事说出去,婶不会怪你的。”张大婶说。自从丈夫受伤后,她再也没有欢爱了。她也想学其他的桃花坪女人一样疯,可她做不到。再说,在桃花坪,她的容貌一点都不出众。赵路南的出现既可以填补她的空虚,又可以保全秘密。

    “婶,我打死也不说。”赵路南的手放到张大婶腿上。

    张大婶捉住赵路南的手按在自己胸上,慢慢解开衣裳。赵路南扑过去抱住张大婶,两个人滚到床上。

    “你吃吧,我洗过澡。”张大婶说。

    虽然奶了好几个孩子,她的胸-形依旧很美。赵路南吃了几口,张大婶就发出好听的叫唤身。赵路南觉得自己身子都酥软了。

    “下面也洗了,你吃吃。”张大婶把赵路南的头往下推,双脚翘了起来。

    赵路南也不知道该怎么好,一阵乱拱,反倒打开了张大婶的洪闸。张大婶拉过赵路南,引导他进去。赵路南只觉一阵障碍,突然又松了,光乎乎到了底……赵路南浑身都在发抖,紧紧抱着张大婶,太美妙了!

    这种美妙的感觉没有持续太久。

    张大婶让赵路南睡在窝棚里。赵路南怕回家遭骂,歇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天煞的,不弄还好,弄了更想。”张大婶不知道是骂自己还是骂赵路南。

    张大婶披衣起来,在水塘上面坐了好久,直到渐渐有了凉意,才回到窝棚里,一觉睡过去。

    赵大杏扶着宋甘宁回到祠堂。宋甘宁把新课本给赵大杏看,赵大杏夸他有办法。想到村里的孩子明天能正正规规上学,宋甘宁欣慰地笑了,满身疲惫一扫而光。赵大杏知道宋甘宁没有吃晚饭,让他躺到床上休息,自己去生活做饭。

    做饭的地方在宋甘宁隔壁,原来祠堂放牌位的,房子不大,只垒了个土灶。赵大杏点着火,阴冷的房间里有了生气。她舀了一勺水,烧开,从罐头里拨出一些咸菜下去,下了面疙瘩。等面疙瘩熟了,再倒下一些干辣椒,一碗简单又热乎的面疙瘩做好了。

    赵大杏叫了几声,宋甘宁没有应答。她把面端到宋甘宁房里。宋甘宁在煤油灯下备课。赵大杏悄悄把热乎乎的面疙瘩推到他面前,低声说:“快吃吧,热乎着。”宋甘宁一边吃,一边跟赵大杏谈着自己对桃花坪小学的美好设想。赵大杏静静听着,她仿佛也看到了桃花坪美好的未来。

    吃好面疙瘩,宋甘宁要自己去洗碗,赵大杏不然,非要夺过来。两个人推来夺去,赵大杏扑倒在宋甘宁怀里。宋甘宁手里的碗掉到地上,砸起一股泥尘。

    “甘宁,今晚你去我家吧,把咱地事跟我父母说了。”赵大杏仰起头深情地看着宋甘宁。

    “大杏,不急。今天太累了。过些天吧,学校好多事呢。”宋甘宁说。

    “你是不是嫌我?”赵大杏撒娇地解开宋甘宁的纽扣,想把脸贴在他的胸上。

    两封信滑了下来,落在赵大杏手里。

    “快还给我!”宋甘宁劈手来夺。

    赵大杏紧抓不放,凭着信封上娟秀的字迹,她感到这两封信非同小口。宋甘宁怕撕碎了信,只得小声恳求赵大杏把信还给自己。赵大杏什么都明白了,气得杏目圆瞪,把两封信摔在宋甘宁脸上。

    “大杏,这是我同学写给我的,你别多心。”宋甘宁说。

    “是女同学吧,你要是不想让我多心,就念给我听听。”赵大杏说。

    “我……真的是普通同学。”宋甘宁当然不肯念。

    “你这个骗子。全桃花坪的人都知道我跟你过夜,你却背着我跟别的女人好。”赵大杏打了宋甘宁一个耳光。

    “我们不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吗?”宋甘宁为自己辩护。

    “哼!”赵大杏摔门而去。

    宋甘宁没有去追,默默捡起地上的碗筷,放在水桶里刷干净。他知道赵大杏并不是自己的爱。倒是那个阿秀,他有些惦记,她与桃花坪的娘们不一样,只可惜嫁了个赵独眼。()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