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宋甘宁没有去追,默默捡起地上的碗筷,放在水桶里刷干净。他知道赵大杏并不是自己的爱。倒是那个阿秀,他有些惦记,她与桃花坪的娘们不一样,只可惜嫁了个赵独眼。

    祠堂离村子有几百米远,到了夜深人静,显得格外幽静,甚至还有点阴森。

    宋甘宁坐在被窝里,把油灯掌到床头,掏出师妹写给他的信只拆了一封来念,还有一封,他得保留着,等下次去乡中学取了信后再念。在这个鬼地方,这两封信是他唯一的宝贝。

    师妹说她快毕业了,会分到镇上教书,希望他也调到镇上去。她还暗自问过父母,父母说婚姻由她自己做主。宋甘宁一字一字看着,仿佛自己已经调到镇上,师妹也毕业了,两个人在同一学校上课,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师妹的大眼睛里总是闪亮着幸福的光芒。

    师妹:我很想你。自从你毕业以后,我每天吃了晚饭都要去我们经常约会的那片树林外,我仿佛看到你还站在那里,等你拉我的手。就是下雨天,我也会站在亭子里,远远望着,我会听到你的声音,感觉到你温暖的气息。我们没见面210天了,每一天我都在思念中渡过……

    “蕙珍,你快来吧,我也想你。桃花坪这个鬼地方,我一天都不想呆。”宋甘宁的喃喃着。他的师妹叫蕙珍,镇上人。

    “蕙珍是谁呀?宋老师你那么想她。”窗外有人轻声问道。

    宋甘宁以为赵大杏回来,开了门,进来的是赵柳青。赵柳青倒是一点都不欺生,一匹股坐在宋甘宁床上。宋甘宁手足无措地站着,赵柳青半夜时分闯进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赵柳青拉着宋甘宁的手坐下来,说自己喜欢上他了。宋甘宁摇摇头,有些害怕,要是自己跟赵柳青的事在桃花坪传出去,哪还有活路。

    “吓着你了吧,来,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赵柳青吹了油灯,拉着宋甘宁滚到床上。

    “不要这样好吗?”宋甘宁很担心。

    “你别假正经了,在梨树下对赵独眼媳妇那么干劲,累得人都虚脱了,就不能对我好一些吗?”赵柳青有些不高兴。她觉得自己放下身份来找宋甘宁,宋甘宁应该对自己热情一些。

    “我跟阿秀没那事,是她救了我。”宋甘宁说。

    赵柳青没有再问,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她就想好了,今天晚上一定要让宋甘宁努力,好怀上个聪明的小子。她算过了,这两天想得慌,一办那事,肯定有希望。她把宋甘宁拉过去,用自己圆滚滚的**蹭他的脸。宋甘宁刚刚读完蕙珍的信,哪里提得起兴趣,再说今天身子都虚脱了,想那个事也没有本钱。他象征性地抚了抚,便觉一阵睡意袭来。

    “是我不漂亮,你看不上对吗?”赵柳青问。

    “不是。我今天真累了。”宋甘宁说。

    “是赵大杏吧,一定是她,你已经跟她好过了,好了几次?”赵柳青觉得自己受了欺负。

    “她刚走,我跟她好了三次。”宋甘宁没有办法,只好拿赵大杏做挡箭牌。

    赵柳青彻底心冷。她还是不甘心,捉了宋甘宁那活儿用一双小手搓来搓去。宋甘宁觉得自己快受不住了。还好赵柳青没有耐心,她叹了口气,默默缩在宋甘宁怀里。

    “你不该这样对我的,不该这样。”赵柳青觉得自己被宋甘宁骗了,她付出了真情,宋甘宁却一点都不在乎。

    “赵大杏要做我媳妇的,我不对她好,她要是翻脸,我在桃花坪怎么活?”宋甘宁说。

    “我也要做你媳妇。”赵柳青说。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赵柳青在宋甘宁床上躺了半个小时就回去了。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她说只要宋甘宁看上桃花坪的姑娘媳妇,她都可以介绍来。宋甘宁觉得赵柳青真好笑。赵柳青却不像说谎,这种事桃花坪的一些娘们做过,是拴住男人的一个好办法。

    宋甘宁重新躺下,把蕙珍写给自己的信压在心口上,让心跟着她的思念一起跳动。他刚刚合眼,窗子外笃笃响。肯定是赵柳青这个无耻的女人重新回来,宋甘宁一动不动,想让她知难而退。

    窗子外的笃笃很执着,一直响个不停。宋甘宁想不给赵柳青一个明白,怕是明天都没得上课了。他起来开了门,让他意外的是门外的人没有直接扑了进来,反而迟疑了一下,低低叫了一声宋老师。

    不是赵柳青,是谁呢?

    宋甘宁想把门关上,跟桃花坪的女人没什么好纠缠的。一只纤长的手轻轻挡住门框,一张姣好的脸映进眼帘。这个女人娇娇弱弱的,身材倒是很好,只是眼睛里满是忧郁。宋甘宁仔细看了看,依然记不起她是谁。()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