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宋甘宁想把门关上,跟桃花坪的女人没什么好纠缠的。一只纤长的手轻轻挡住门框,一张姣好的脸映进眼帘。这个女人娇娇弱弱的,身材倒是很好,只是眼睛里满是忧郁。宋甘宁仔细看了看,依然记不起她是谁。

    “宋老师,我是赵柳枝,可以进来说话吗?”女人说。

    宋甘宁把赵柳枝让进来,问她是不是赵柳青的妹妹。赵柳枝说不是。说到赵柳青,柳枝有些惊动,还骂了她一句。宋甘宁问她这么晚了来找自己有什么事。赵柳枝笑了。宋甘宁被她笑糊涂了。

    “我是今天晚上来找你的第几个女人?”赵柳枝问。

    “为什么这样问?”宋甘宁觉得奇怪。

    “整个桃花坪早传遍了,都说你的种好使,要是能跟你好上一阵,将来生个儿子做国家工作人员。听说赵柳青在你来桃花坪的第一天就得手了。这个狐狸精,妖得很,鬼得很。”赵柳枝说。

    宋甘宁没想到自己成了桃花坪的播种机,谁都惦记他,正好印证了乡中学男老师的那句玩笑,要是他来者不拒,将来整个桃花坪真的漫山遍野跑他的娃。

    赵柳枝说她生了三个女娃了,再不生男娃的话,会被婆婆赶出家门的。说完,她可怜楚楚地望着宋甘宁。

    “你应该找自己的老公想办法呀。”宋甘宁说。

    赵柳枝说桃花坪的男人都不会生男娃,哪家要是生了男娃也是到别处弄来的。对此桃花坪的人都心照不宣,要是哪家生的男娃多,反而觉得哪家媳妇有本事,能拿得住男人。宋甘宁听懂了赵柳枝的来意,他说自己生病了,不能做那事。

    赵柳枝没有赵柳青那么精明,她相信了宋甘宁的话,懊悔地叹了口气,坐在床上哀怨。宋甘宁钻回被窝里,赵柳枝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有些烫,问他有没有吃过药。宋甘宁说没有。桃花坪连个赤脚医生都没有,到哪里去买药?

    赵柳枝轻轻摩挲着宋甘宁的额头,关切地问这问那。宋甘宁只希望她早点走,没有搭理她。赵柳枝以为宋甘宁病得重,更是关怀备至。她问宋甘宁愿不愿意试试一个女人才用的偏方。宋甘宁觉得好奇,同意了。赵柳枝解开衣裳,靠到被窝里,掏出**喂给宋甘宁。

    “这有用吗?”宋甘宁问。

    “大家都说挺管用的。”赵柳枝钻进半个身子,把奶塞到宋甘宁嘴里。

    一股甘甜的暖流缓缓流入宋甘宁的嘴里。赵柳枝出来有点时间了,乳汁很富足。吃了一只,又换一只,宋甘宁都吃饱了。他本来就没有病,吃了乳后,顿觉全身舒服,人也来了精神。他抱住赵柳枝,在她身上摸捏捏,很快有了感觉。

    赵柳枝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她没有主动要宋甘宁,叫他好好睡一觉,如果明天还没好,她再拔些草药来给他喝喝。宋甘宁看着赵柳枝慢慢走出去,心里有些空落落的。祠堂太安静,太冷僻了,像个地狱。还好有蕙珍的信,让他在这个荒乱甚至有些野蛮的桃花坪能保持自己美好的信仰。

    村书记没在宋甘宁身上占着便宜,反而让桃花坪最有背景的女人赵大杏落到他嘴里,心里一万个不甘心。村书记本来想让大儿子娶赵大杏,提亲提过好多次,赵大杏都没答应。村书记决定治治她。

    正好这天下午,赵大杏跟一帮姑娘到鬼脚岩下砍柴。鬼脚岩是桃花坪最鬼险的地方,经常在半夜里可以听到鬼叫声从那里传来。鬼脚岩下的柴禾特别好,都是灌木,很耐烧,姑娘们仗着人多势众,有是大白天,也不显得害怕。

    村书记叫来赤脚宝,对他吩咐一番。赤脚宝拿了村书记递给他的一小包东西,从村书记家后门出来。正好碰着书记老婆胡菜花。

    “你偷我家东西了?”胡菜花揪住赤脚宝问。

    “我……我没偷你家东西。”赤脚宝说。

    胡菜花抓住赤脚宝的手从他口袋里拿出一个粗纸包。

    “这是村书记给我的。”赤脚宝说,他想把纸包夺回来。

    胡菜花哪里肯还,进屋叫村书记。村书记已经从前门出去了。赤脚宝惴惴不安地站在胡菜花面前,要是纸包不拿回来误了村书记的大事,可有一顿好打。赤脚宝大着胆子去抢,胡菜花一闪躲,赤脚宝的手抓在她的胸上。胡菜花啊的一声叫起来。

    “婶,我不是有意的。”赤脚宝吓坏了。

    “还不是故意的?把我抓疼了。肿了。”胡菜花把赤脚宝地手摁在自己胸上,让他感觉一下。

    “婶,摸不出肿没肿,你的**本来就大。”赤脚宝说。

    胡菜花是桃花坪有名的俊姑娘,要不村书记在第一个老婆死后,也不会娶她。只可惜胡菜花被娶过门后,村书记的心都不在她身上,一到晚上就去别家姑娘媳妇身上撒劲,半夜回来倒头就睡。害得胡菜花几乎守活寡。()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