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胡菜花是桃花坪有名的俊姑娘,要不村书记在第一个老婆死后,也不会娶她。只可惜胡菜花被娶过门后,村书记的心都不在她身上,一到晚上就去别家姑娘媳妇上撒劲,半夜回来倒头就睡。害得胡菜花几乎守活寡。

    “你都捏出几个手指印了,还说没肿,你看看,你看看。”胡菜花把衣服撩起来,让赤脚宝看。

    赤脚宝的眼睛都大了。胡菜花那里白白净净,根本没有手指印。他觉察到胡菜花在撩拨自己,可他不敢。村书记这块大石头压在头顶,会压死人的。

    “婶,你把纸包还给我吧,我有要紧事办去。”赤脚宝说。

    “不给。偏不给。”胡菜花说着,往自己房里走。

    赤脚宝犹豫了一下,跟进去,突然从背后抱住胡菜花,想把她放进裤兜里的纸包抢回来。胡菜花的裤兜是从侧面朝前开的,而且开的比较深。赤脚宝一只手摸进去,就到了胡菜花腹底下。胡菜花把纸包往前一推,正好到腹底下那个凹沟里。赤脚宝想拿会纸包必须把它抠出来。

    “婶,你还给我吧。”赤脚宝恳求道。

    “有本事,你自己拿回去。”胡菜花说。

    “婶,你不要怪我个。”赤脚宝把手指往下探,正抚中胡菜花的要害。

    胡菜花脸一红,趴倒在床上,赤脚宝正好压了上去。赤脚把想把纸包拿出来,胡菜花不让,两个人纠缠着。赤脚宝怕纸包弄碎,不敢太用力,想一点一点拉出来。胡菜花从裤子外捏住纸包不放。两个人在那一丁点大的地方弄来弄去,弄得胡菜花汗都出来了,腹底下澎得慌。

    纸包见了澎气,更不经拉,很快碎了。纸包里的那些粉末全撒在胡菜花身上。赤脚宝叫声不好,让胡菜花快脱掉裤子。胡菜花没想到赤脚宝来得这么快,她忸怩着不肯。

    “婶,快点快点,来不及了!”赤脚宝急得直跳。

    “刚才还怕着婶,一摸着我的好地方,就急得像猴似的,你们男人都这个德性吗?”胡菜花故意吊吃脚宝的胃口。

    赤脚宝可等不住了,他抓住胡菜花的裤腰往下扯。胡菜花的裤带还没有解开,她又扑在被子上。赤脚宝只拉下一点点,就拉不动了。胡菜花露出半个股蛋,倒是白如鹅卵。赤脚宝只好把手伸到胡菜花的腹上去解裤带,胡菜花按着不让。

    “婶,那个药粉弄到你里面,会痒死人!”赤脚宝只得讲出实情。

    胡菜花突然觉得腹底下有火烧起来,她只一挠就痒得不行,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她慌忙脱掉裤子,低头一看,腿上已经红了,痒得更厉害。

    “痒死我了,你搞什么鬼!”胡菜花对着赤脚宝踢了一脚。

    赤脚宝见胡菜花抬腿间,有一滴水落下来,他的丑物顿时硬得像铁。

    “婶,快洗洗。”赤脚宝从暖瓶里倒了水,端过去给胡菜花。

    “你造的孽,你给我洗。”胡菜花蹲在脸盆上,双手抓着沿。

    赤脚宝用手掬了温水为胡菜花洗药粉,那些药粉已经沾到里面去了,洗也没有用,反而越洗越痒。胡菜花熬耐不住,抱了赤脚宝狠狠坐下去。赤脚宝啊的叫了一声,胡菜花的里面好像不是肉做的,而是一个热烘烘的灶膛。两个人都像疯了一样,拼命索要对方,以为这样可以减轻身上的痒痒,哪知越贪越奇痒,最后弄得胡菜花连小便都没有控制住,尿了赤脚宝一身。

    赤脚宝不敢久留。胡菜花洗了个澡,又换过一套衣裳,还是没有摆脱奇痒,坐也不是,躺也不是,连晚饭都没有做,跑到村里的草药郎中那边想求个药。到了他家门口,又不敢启齿,只得苦着脸回来,竟是一夜不能入眠。幸好村书记晚上又出去,要不来个兴致,她跟赤脚宝那个丑事肯定包不住。

    赤脚宝从胡菜花屋里出来,正好碰着桃枝,桃枝见他裤子鼓鼓的,捂嘴就笑。

    “你笑什么,别看你家大牛身高马大,可下面的东西跟我没法比。”赤脚宝笑着说。

    桃枝随手扔过一个芋艿砸在赤脚宝头上。赤脚宝跑去追桃枝,桃枝笑着往家里跑。赤脚宝惧着大牛,不敢追。胡菜花身上的药粉也沾到了他,赤脚宝苦不堪言,想到水潭里泡个冷水澡,正好碰着村书记。

    村书记问他事办好没有。赤脚宝说办好了。村书记得意地哼着小调,买了一斤老酒回去,他想喝了酒,晚上去赵大杏家听好事。

    赤脚宝到了冷水潭,顿觉冷嗖嗖的,不敢跳下去,只得骂骂咧咧地往回走。路上,他听到大牛跟谁在谈论晚上管笋的事,正好轮到赵独眼看山。晚上管笋不是防人偷去,而是管野猪,要是野猪闯进竹笋林里,一阵子猛拱,刚刚破土的笋会被践踏个精光。()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