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两个人抬起赤脚宝,赵路南走一步滑一步,差点把赤脚宝的扔到地上。到了阿秀家外面的高坎上,阿秀用脚踩下坎沿一块摇摇欲坠的石头,然后把赤脚宝推下去。高坎下面是一片乱石堆,赤脚宝滚了几下,嘭的一声砸下去。

    “姐,我杀人了。我会死的。”赵路南害怕极了,毕竟他是个孩子。

    “路南别怕,出了事姐顶着。你回去吧,今晚的事对谁都不许说。”阿秀把他抱在怀里叮嘱道。

    赵路南用力点点头,撒腿往家里跑去。

    阿秀把院子扫了一遍,让人看不出赤脚宝到过她家的痕迹。回到屋里,她拿了一些稻草放到杀猪凳上点着,等稻草烧完,她把灰烬扫到灶膛下。赵路南打赤脚宝的大木棍被阿秀塞到烧猪食的灶膛里,很快就烧着了。阿秀自己都觉得奇怪,一向胆小,出了人命她反而能做得如此镇静。

    赤脚宝的死,阿秀一点都不感到负疚。要是赤脚宝不死,明天桃花坪看到的尸体就是她阿秀的。她唯一想保存下来的清白如果被这个畜生要了,她连活着的勇气都没有。阿秀看着半天里的月亮,知道明天又有一场大风爆要来临,她反倒没有了日到桃花坪时的惶恐,有些事想躲也躲不过。

    第二天,宋甘宁给学生发了新书,把班级细分一下,分为五年级一个班,三四年级一个班,这两个班是复式班,由他教。年龄小的分为一年级二年级,也是一个复式班,由赵大杏教。他在班级里贴了功课表和作息时间表,小学校像个样子了。

    赵大杏的气似乎消了,跟孩子们有说有笑的,只是没有理宋甘宁。两个人教两个班级,一点空余的时间都没有,只有下课的时候回到宋甘宁的办公室坐坐。宋甘宁的办公室也兼做卧室,有点怪怪的。要不是看了宋甘宁两封字迹秀气的密信,赵大杏倒觉得一切很自然。她也不到办公室里坐,下了课就跟孩子们玩跳皮筋。宋甘宁看她跳得欢,小腰扭得很轻松,一双高高的胸上下跳动,引得几个高年级的男生偷偷躲在窗格子里看。

    要不是有个蕙珍,宋甘宁觉得自己会爱上赵大杏,跟赵大杏在一起是快乐的,她像个孩子,没有心机,也体贴人。再说桃花坪出来的女人,模样儿没得说。问题是娶个桃花坪的女人回去,在乡里乡亲间说话不会太响亮,桃花坪女人借种的习俗可谓声名远播。

    赵大杏歇下来,指指挂在屋檐底下的那个破缸片。宋甘宁一看表,上课时间已经过了三分,赶紧拿起木棒嗡嗡嗡敲了三下。孩子们刚想跑进教室上课,又一窝蜂朝外面跑去。赵大杏拦也拦不住。

    “怎么回事?”宋甘宁以为赵大杏搞的鬼,有些生气。

    “出人命了!你听外面都吵翻天!”赵大杏说。

    宋甘宁和赵大杏走出祠堂,果然整个村子都闹翻了。孩子们又好奇又害怕,纷纷朝赵独眼家跑去。宋甘宁拦住一个村民打听,才知道昨天夜里赤脚宝去阿秀家耍流氓,被阿秀打死了。

    桃花坪的野孩子早收拢不回来了。宋甘宁和赵大杏随着村民来到阿秀家门前的平地里。赤脚宝地尸体已经从乱石堆里抬上来放在阿秀家的竹林里。赤脚宝的大嫂一边哭,一边骂着阿秀,说阿秀勾引赤脚宝,勾引不成又把他推下高坎,摔在乱石堆里。

    阿秀被婆婆关在屋里。赵独眼看山回来了,操着一柄三尺多长的大铡刀守在门口,像一尊凶神。宋甘宁倒觉得他是个男人!赤脚宝的几个兄弟脸上满是怒火,可不敢进去把阿秀揪出来。他们都知道赵独眼的脾气,他平时憨厚忠实,要是发火了,连村书记他都不怕。

    阿秀的婆婆蹬天串地骂赤脚宝的大嫂,说自己媳妇一向规规矩矩,昨天晚上整夜都呆在屋子里,哪儿都没出去过,根本不会碰着赤脚宝。她还说昨天晚上赵独眼看山去了,她怕阿秀害怕,故意把床移到阿秀卧室的门口睡。

    村民们听了婆婆的话,都觉得赤脚宝大嫂有乱扣屎盆子的嫌疑。有几个平时在村里有些威信的老人去高坎边看了,也认为赤脚宝是失足掉下去的。赵独眼的房族开始起哄,要赤脚宝大嫂把尸体弄走。

    赤脚宝大嫂看形势对自己不利,只好把昨天晚上赤脚宝骗走阿秀婆婆,他去跟阿秀私会的事说了出来。

    “哈,阿秀会跟赤脚宝私会吗?谁都知道他是个大流氓。”有公正心的村民都帮着阿秀一家。

    “赤脚宝给过阿秀三个银元,所以阿秀约他去。赤脚宝肯定是阿秀弄死的,杀人偿命,今天阿秀不把事情说清楚,我马上到政府告去。”赤脚宝的大嫂凭着自己的想象力编造案情。()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