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怎么会这样?他们怎么能这样做呢?”宋甘宁痛苦地抱着头。

    “不管男女都得在村民前面脱个精光,借此表示公正。”赵大杏说。

    宋甘宁可不管这个公正,他再次冲了过去,摔开那些婆娘,把自己的外衣披在阿秀身上,提高了嗓音对大家说:“乡亲们,出了人命应该让公安来查,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更何况你们的孩子都在看着,对他们的影响多大呀!”

    几个婆娘看看挤在人群里的孩子,犹豫着。大牛冲过来紧紧抱住宋甘宁把他推了出来。阿秀的花衬衣被剥掉了,桃花坪的男人都伸长脖子,眼睛睁得老大,整个高坎上一片寂静,他们都被阿秀的美貌震撼了!白玉一般的脖子,修长光洁,胸形呈饱满的半圆,上面一点樱桃娇艳欲滴。

    “赤脚宝是我杀的!你们放了阿秀。”

    赵路南站了出来。

    桃花坪的人都笑了。村书记走过去摸摸赵路南的头,笑着说:“阿秀给你吃过奶没?你竟然肯为她抵命。”

    “书记,赤脚宝真是我杀的,跟阿秀无关。”赵路南说。

    “这个孩子怕是疯了。今天我们不惩治阿秀这个狐狸精,怕是有更多的孩子会遭殃。”村书记说。

    桃花坪的女人都对阿秀恨之入骨,她不但迷住了书记,还会蛊惑孩子,让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愿意为她去死。这样的女人留在桃花坪怕是会惹出更多的祸事来。一个婆娘抱住阿秀,另一个婆娘去剥她的裤子……

    十多个高年级的男孩子拼命往里挤,到了他们这个年龄,对女人已经有了兴趣。宋甘宁想拦他们,也拦不住。赵大杏也觉得这个场面太可怕了,拉过村书记说了一遍。村书记怕阿秀把今天的事告诉她舅舅,卖她一个人情,对阿秀的清身留到傍晚,放在祠堂里进行。

    赤脚宝的尸体被本家的兄弟抬走,人群渐渐散去。村书记只留下几个壮汉看守阿秀,防止她逃走。

    赤脚宝的大嫂过来求村书记让他照顾照顾,村书记笑着捏了一把她的股蛋,低声说:“你想照顾哪里呀?”

    “书记,你说照顾哪里就哪里。”赤脚宝的大嫂夹住村书记的手。

    村书记哈哈一笑,叫过出纳,让他给赤脚宝家里送些钱去,好把赤脚宝安葬入土。赤脚宝的大嫂对着村书记媚媚一笑,弄得村书记心儿痒痒。赤脚宝的大嫂没有往家里走,而是拐进一片荒废的草料场里。村书记跟了过去,刚转过身,赤脚宝的大嫂就抱住了他,亲着,挠着,一只手还想掏出他的丑物来。

    “你熬不住了呀?小心肝。”村书记扒出**就吃。

    赤脚宝的大嫂用手一挡村书记的嘴,他吧嗒一声咬得赤脚宝的大嫂轻哟一声。赤脚宝的大嫂骂书记像个小流氓。村书记操起她的腿就想干。赤脚宝的大嫂低声说:“我给你弄弄。”

    她蹲下身子,让村书记靠在一堆大草料后面,慢慢把他的大丑物掏出来。村书记把她的头往里一摁,嘴里发出舒服的叫声。赤脚宝的大嫂嘴大唇厚,做起这个事来得心应手,像吃冰棍似的滋滋有味。村书记只觉一阵酥痒朝全身扩散,身子惊不住抖动起来。

    “留着晚上好好草死那个小狐狸精!”

    赤脚宝的大嫂突然起身,把村书记的大丑物吐出来,笑着朝草料场外面跑去。村书记正悬着,被她放了鸽子,好不难受,想起赤脚宝大嫂的话,只盼着天快点暗下来。只要把阿秀弄进阴阳洞,她纵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阿秀倒是对进月亮洞没有多少担心,大不了一死。

    婆婆可急得不行,好不容易给赵独眼说上个媳妇,说没就要没了。她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突然揪起赵独眼的耳朵说:“你快去跟阿秀好好弄一着,留下自己的种子。”

    “娘,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提这个。”赵独眼有些生气。

    “你听娘的。娘保管你媳妇没事。”婆婆说。

    赵独眼半信半疑,他看看阿秀,阿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赵独眼猛地抱起阿秀往里间去。阿秀没有挣扎,自己嫁给赵独眼半个多月了,这个男人丑是丑一些,对自己倒是真心实意,临死之前把身体给他,也算是对他的一丝安慰。

    不知是由于紧张还是担忧,赵独眼刚挨着阿秀的腹底,被阿秀柔软的小手一带一揉,竟然突的一声喷了。赵独眼呜呜地哭了起来,弄得阿秀很不好意思,好像自己犯了错。

    赵独眼裹在被窝里看都不敢看阿秀,他觉得自己真没用,每次想是想得慌,可一到了阿秀身上,他就不行了。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