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赵独眼裹在被窝里看都不敢看阿秀,他觉得自己真没用,每次想是想得慌,可一到了阿秀身上,他就不行了。

    婆婆在外面听到房里的声音歇了,叫阿秀出去。阿秀知道婆婆想什么,她说自己情愿去死。婆婆威胁阿秀,如果她死了,赵独眼的妹妹立马回娘家,让她哥哥重新打光棍。

    阿秀没想到死也由不得自己。婆婆看出阿秀的犹豫,劝导她被村书记睡一觉又少不什么,女人生来就是被男人睡的,只要肚子里是赵独眼的种就行。阿秀觉得婆婆真无耻。

    婆婆带着阿秀出来,几个壮汉拦住阿秀不让走。婆婆说带她去找村书记。阿牛顿时明白了,他笑着在阿秀脸上摸了一把,说:“娘隔壁,做书记真爽,大好的美人天天送来睡。”

    婆婆没有理睬阿牛,只催阿秀快走。走到村书记家,婆婆进去一问,胡菜花说不在。婆婆见胡菜花在,料想也不能做好事,骂了声晦气,带着阿秀往回走。走到半路,正好碰着村书记。

    “书记大侄子,阿秀向你请罪来了。”婆婆说。

    “怎么个请罪法?”书记问。

    “书记说怎么请罪都行。只要你不送她去阴阳洞。”婆婆说。

    “跟我去桔园。我要在小房子里把事情问清楚,如果你家阿秀真跟赤脚宝的死无关,我就不送她去月亮洞了。”村书记说着,低头掸掸裤子。

    阿秀和婆婆都看到书记裤子上高高撑起的帐篷。阿秀难过得别过头去。婆婆也觉得恶心,她甚至有些后悔。

    村书记没想到刚念着阿秀,阿秀就送上门来,被赤脚宝大嫂勾起的心火还未消退,正好拿她开刀。他瞄了阿秀一眼,朝桔园走去。桔园里有一间看守橘子的小屋,这个时候正好没人住,村书记要是晚上或者白天家里不方便,就会带女人去那小屋。村里人都知道那个小屋就是他的**窟。

    “去吧。”婆婆看阿秀迟疑,轻轻推了她一下。

    “娘,我是你的儿媳妇啊!”阿秀哭着说。

    婆婆也哭了,这个刁蛮的老女人,眼巴巴看着自己鲜嫩清白的儿媳妇送去给村书记草,她都觉得对不起赵独眼。可是有什么办法,如果阿秀不给村书记草,人就没了。给村书记草一回两回,至少人还在。

    “人在大过天,阿秀,你别多想了。我得回去看着他,免得出来闯祸。”婆婆知道赵独眼的脾气,要是他知道阿秀进桔园的小屋,肯定会跟村书记拼命。

    “娘……我……”阿秀肝肠寸断。

    “你小心些,别让那个畜生的白货留在里面。”婆婆叮嘱道,儿媳妇**事小,留下村书记的野种可不行。

    “我……我该怎么做?”阿秀知道白货是什么,赵独眼和村书记都有腻腻的东西在她腿上流下过,可她没那个经验。

    “你见他快不行了,抓了他的丑物揉揉,顺势滑脱出来,把腿闭紧一些,不让他再进去就成。”婆婆说,“要是他不觉得爽快,你用嘴含了吧。”

    阿秀点点头,强忍住反胃,她好想吐。用嘴去碰村书记那个丑物,她想都不敢想。婆婆交代好,目送着阿秀朝桔园走去,她擦干眼泪,对村书记恶毒地咒了一番,失魂落魄地朝家里走去。

    村书记站在小屋门口,看着阿秀慢慢走过来,显得非常兴-奋,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桃花坪的女人是漂亮,是妖媚,是放浪,可桃花坪的女人贱,他想草谁就草谁,想白天草就白天草,想晚上草就晚上草,他都觉得乏味了。阿秀的出现让他有青春回来的错觉。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第一次就是在这个桔园里。那时他十九岁,陶兰十七岁。那是个月高春浓的夜晚,和现在的时节差不多。他把陶兰约出来,两个人走着走着就到了桔园里,看了很久很久的月亮,说了很多很多的情话。陶兰说累了,想到小房子里歇歇。当时他负责看桔园的,小屋的钥匙就在裤兜里。

    他打开小屋。小屋里很干净,里面放着的几盆春兰开了。陶兰弯下腰去掸被褥上的瓜子壳,这是白天打牌时留下的。他看到陶兰露出一截雪白的细腰,股蛋撅得高高,一股憋屈好久的猛火涌了上来。他把陶兰扑倒床上,用力拉着她的裤子,把纽扣都拉崩了。陶兰挣扎一会儿顺从了他,他颤抖着把陶兰从层层衣服里剥出来。正值青春韶华的陶兰比那天晚上的月亮还白。

    他亲着陶兰的乳,摸着她的腹底。陶兰发出好听的嘤嘤声,让他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融化了。他和陶兰都没有经验,两个燃烧着的青春,不知道接下去怎么做。陶兰始终闭着眼睛,当他把陶兰的手拿来握住自己的长物时,陶兰的腹底发出了召唤,她慢慢分开腿,把他往里带去……()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