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野性

作者: 风在先

    ()阿秀洗好澡,吃了饭,天已经暗下来。她特意穿了一件棉袄,带了一件棉袄。为了宋甘宁,她不愿意在阴阳洞冻死饿死。赵独眼没有去看山,坐在院子的青石墩上发愣,他望着几个婆娘从高坎下急冲冲走上来,心里不由咯噔一下。他叫了声阿秀。阿秀从屋里出来。赵独眼不知该说什么,心里乱乱的。

    “阿秀,你该动身了。”几个婆娘走到赵独眼家的院子,领头的四婆叫阿秀过去。

    阿秀望着赵独眼。赵独眼背过去擦眼泪。他感到庆幸也感到担忧。阿秀还有去阴阳洞,说明她跟村书记没有那回事。阿秀的婆婆从屋里出来,看到四婆,心顿时凉了半截。四婆是村里的巫,每次送人进阴阳洞,都少不了她。

    “村书记说阿秀不用去阴阳洞了,你们还来干什么?”婆婆说完,回过头看着阿秀。阿秀知道婆婆责怪自己,不敢看她那阴险的眼睛。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送阿秀去阴阳洞。下午问过阿秀了,她跟赤脚宝的死扯不厘清,要是送政府办,也是死路一条。”村书记从矮墙边冒出来,接过婆婆的话茬说。

    婆婆看到村书记额头有个大包,还有一丝血痕,她狠狠掐了阿秀一把,痛得阿秀不敢叫出来。阿秀想村书记要是不那样恶心,自己也许真从了,不管怎么样,她要活下去。赵独眼刚刚站起来,想去拿大铡刀,有三个壮汉摁住他,让他动弹不得。

    “独眼兄弟,我也没办法,这是习俗。但愿阿秀能挺过来。不过总比送政府吃枪子强,哪怕死了,也能留个全尸。”村书记安慰赵独眼。

    赵独眼呸了一声,又用力挣扎着。婆婆跪在村书记脚下,左一声书记大侄子,又一声书记大侄子地恳求,却被村书记一脚踢翻在地。

    阿秀被几个婆婆娘带到祠堂。村书记看到宋甘宁和赵大杏还在,没有进去,这么多人,他也下不了手。

    “阿秀,她们真要送你去阴阳洞吗?”宋甘宁问。

    阿秀点点头,恋恋不舍地望着宋甘宁。宋甘宁把阿秀从几个婆娘手中夺回来,让她从后门走,快点逃离桃花坪。

    “没有用的,外面都是人。”阿秀无奈地说。

    宋甘宁眼巴巴看着阿秀被四婆带进教室。她们把阿秀脱得光光,仔细检查了她的每一寸地方。四婆还让阿秀躺到桌子上,扳开腿往里面看,阿秀轻轻叫了一下疼。四婆说赵独眼真没用。赵大杏羞得低下头,宋甘宁也不好意思,走到樟树下坐着。

    几个婆娘偷偷议论,她们阅人无数,可阿秀这样近乎完美的身段,她们也从没见过。

    “阿秀,你说句好话,跟村书记低个头,这事也许能过去。”四婆劝她,“阴阳洞是地狱啊,进得容易,出来难。可惜了你一副好容貌。”

    “四婆,我愿意死在里面。”阿秀说。

    四婆叹了口气,大声唱道:“验明正身,清清白白,即刻启程,有罪消罪,无罪加福。”

    阿秀被其他婆娘扶出来,身子微微发抖,可能是刚才冻着了。宋甘宁走过去。阿秀的心一阵慌乱,她好想抱住宋甘宁大哭。

    “你能挺过来,要好好活下去。”宋甘宁把一条新毛巾送给她,叮嘱她保管好,到时候用得着。

    阿秀收了毛巾塞在怀里。毛巾有一股好闻的香味。她感激地看了宋甘宁一眼。宋甘宁恨不得把祠堂砸个稀烂,让那些习俗都见鬼去。

    “你是不是喜欢她?”赵大杏问。她看出宋甘宁有些异样。

    “她跟我同村,我刚到桃花坪,她为我解过围。哎,没想到这些习俗也能杀人。”宋甘宁叹了口气。

    “你是不是喜欢她?”赵大杏又问。她觉得宋甘宁是自己的人,不容许别的女人插进来。

    宋甘宁摇摇头,他怎么可能去喜欢赵独眼的媳妇?要是从赵独眼手里抢了女人,传出去也抬不起头做人。

    “你想不想救她?”赵大杏轻声说。

    “想。她救过我一次,我救她一次也算是报答。”宋甘宁说。

    赵大杏说她有办法救阿秀,不过她提了个条件,救出阿秀后,她要宋甘宁跟她订婚,在桃花坪办三桌酒席。宋甘宁竟然答应了,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从日见阿秀的第一眼起,她的影子就印在宋甘宁心里。现在这个影子猛然清晰起来,把宋甘宁吓了一跳。

    “我……我竟然喜欢上了赵独眼的媳妇!”宋甘宁觉得懵了。

    阿秀刚走出祠堂,爆竹响了起来。四婆和几个老女人唱起没有歌词的巫歌,看热闹的人挤得到处都是。阿秀跟着人群慢慢朝东山走去,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会是什么。

    赵路南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阿秀,好几次他都想冲过去替代阿秀。阿秀发现了赵路南,狠狠瞪了他一眼,让他不要跟来。()  

    秒记燃文小说网提供风在先《荒村野性》最新章节网址:http://http://www.otapc.com/huangcunyexing/